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挺且博之——挺住就是胜利!

日子再好混也别混,生活再难过也得过——挺住!

 
 
 

日志

 
 

060728:地震记忆  

2006-08-05 17:36:12|  分类: 6.挺住文选第六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墨香沙龙】大家来聊聊你的地震记忆

    今天是1976年唐山大地震三十周年纪念日,红林中的朋友大多都是三十岁以上的 过来人,打开尘封的记忆,诉说你对那场浩劫的点滴经历,用你的所见所闻将30年前的那些悲伤,那些美好,那些感人…讲给大家,以便我们一起随着您的故事重新回顾历史,追忆30年前消逝的灵魂愿他们在天国安息……

   墨香沙龙期待着你的参与


三十岁以上的中国人,应该对三十年前的今天刻骨铭心吧?

至少我是这样的,那年我十岁。

1976年7月28日凌晨3点许,我还在睡梦中,并没有感觉到地动山摇,而是先听到厨房的碗柜哗啦一声倒地,碗盘摔碎的清脆响动让我第一感觉是鬼子来了!因为那天临睡前刚看了打鬼子的露天电影。大概潜意识里鬼子进村就是这样烧杀抢掠摔摔砸砸的吧。然后就听外面满世界的惊慌失措的喊叫声“地震了!”我似乎还沉浸在鬼子进村的情节之中,并未以为外面发生了真的浩劫,还躺在床上做梦。母亲本已经跑出去了,又返回来救我,刚把我从床上抱起,就是一次余震,母亲和我一起摔倒在地,爬起来再往外跑,跑到街上的那一刹那,一个水泥烟囱掉了下来,正好砸在母亲的腿上,至今一闹天,她老人家的腿还会钻心的疼……

跑是跑出来了,可外面在下着雨,浑身冻的都直打哆嗦。这时,距离马路100米不到的一个大水塔轰然倒塌了,巨大的爆炸声和火光强烈地刺激着人们的神经。人们都不知道该往哪躲了,父亲不顾一切地一次次返回屋里,为大家取来毛巾被等裹体,然后就火速骑上自行车赶往单位组织抗震救灾了,此后一周时间里我再没见到父亲的身影,他一直在第一线,直到中央慰问团的到来……


前几天文安震中的一次地震,大家都在群里聊天,突然就都感觉到地震了,我当时第一时间在红林发了帖子,并预测震级应该在五级以上,大概一小时后新华社也报道了地震的消息,大概两个小时后,中央地震局的专家发布准确消息震级为5.1级。同事们说我怎么这么神奇,我说这是倒霉的经验!从那次唐山大地震以后,我似乎对地震的感觉超灵敏了,那时可以从明天晚上睡觉前地上倒置的酒瓶摔倒的声音里判断出震级来!象一些诸如老鼠搬家、蝙蝠低飞之类的自然现象里也时刻会联想到地震预兆。经历了大大小小的地震之后,真可以算是久经考验了。

在那场空前绝后的唐山大地震中,身边发生了那么多难忘的事。
我家当时住在汉沽,是仅次于唐山的大灾区,人们经常会把那次地震习惯地称之为唐汉大地震。从实际损失上看,倒真是这么回事。
母亲为了救我,腿部受伤,当时本地的医疗机构全部瘫痪了,母亲与其他的伤员一样被空运到西安去治疗。那里灾情相对较小。
姥姥就相对幸运了许多。那时老人家住在老式的大宅院里,房子都是连体的,两面是居室,中间是过道门,十几二十来户人家白天打开过道门就是一条弄堂,晚上关上过道门就是独门独户的宅院。房子盖的真材实料很结实,又都连在一起,增添了抗震能力。但是这样的房子还是倒塌了。幸亏老人有经验,他们听见外面的屋子倒塌了,知道已经跑不出去了,就躲在门和老式大板柜之间的空隙里蹲着,房梁掉下来,正好担在了板柜上,无形中给老人辟了个避难之所,直到清晨6点左右,我和哥哥才扒到姥姥的住处,焦急地呼喊着,居然就听到了姥爷的回答,当时是那么的兴奋,赶紧扒开废墟,一路小跑地把两位老人背到我家栖身的铁道边……
不幸的是一位远房亲戚永远地离开了我们。那也是母亲先跑出去,为了救儿子重返险地结果跑到胡同时房子全部倒塌了,两面的房屋都砸在了这位母亲的身上,而神奇的是母亲怀中的孩子,一个8岁的男孩居然在30个小时后获救脱险,毫发未损……

回忆地震时身边最感人的事不能不提到我的这件事,这事我在电台采访时也提到了,当时很多人说的确感人。
地震的时候,姐姐在国家女子垒球队,当时的集训地就在天津市内。现在从市内到汉沽有高速公路,驱车也要一个小时左右的。但那时别说高速公路,连普通公路都没有的,要绕很远的国道才能回家。没想到地震当天,姐姐居然骑着自行车踏着荆棘赶回了家,看到家里的房子没倒就塌实了许多,又到处去寻找我们安身的地方。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可怜兮兮的难民,骑车回家用了半天,找我们也用了半天。找到了又帮大家一起搭建简易棚。那种四五户人家挤在一起的简易棚。都安置妥当了才发现姐姐浑身到处都是血道子,她自己却浑然不觉,注意力高度集中了吧。大家劝她休息她是倒在地上就酣然入睡了。转天下午,同住一个简易棚的一个孕妇大概是经受不了这样突如其来的惊吓,早产了!我们都被哄出简易棚,那里成了临时产房。但是这个后来取名叫震生的孩子来的太不是时候,好象才7个月大,生出来时只有四斤多一点。这还不是大问题,难题在于那时根本就没有营养品可吃,就算有钱都没地方去买!婴儿在产房里哭,一家人就在简易棚外哭,好可怜!姐姐当时二话没说,又骑上自行车走了。大家甚至都不知道她去干什么了。转天一早,姐姐又骑车回来了,自行车后架上绑着个篮子,里面是半篮子鸡蛋,很多都已经颠簸的碎了,可那在当时已经算是比燕窝鱼翅都要奢侈的滋补品了!姐姐给有伤的母亲留了两个鸡蛋,就悉数送给了那位产妇,那产妇激动的哭成了泪人。后来得知,姐姐是返回训练队里把情况跟同伴们讲了,大家把他们训练发的这点仅存的鸡蛋全部凑在了一起……

地震造成了很多房屋倒塌,但最引人注目的是汉沽饭店的倒塌。那是解放前的老洋楼。五层高,在当时是汉沽的标志性建筑。一定不夸张,除了这座楼其实就没有二层以上的建筑了。自己家没事的人们都自发地和后来赶到的军人到这片废墟中来挖人。那情景是我终生难忘的。很多人是赤手空拳在扒,弄的自己鲜血淋漓而毫无怨言。还真的扒出了不少人,印象中被营救的总有几十人吧,当然更多的是尸体。这些人的表现也让我刻骨铭心。基本每个被救出来的人哪怕是奄奄一息也都是拼了老命地喊口号,喊毛主席万岁,喊解放军万岁,喊共产党万岁。那时候的人们还不习惯说谢谢的,几乎听不到。倒是也有喊伟大的无产阶级*****万岁的,估计属于身体比较好的吧。这些发自内心的情感表达给了我很深的印象,再有就是他们出来以后的表现。有的身体不错,自己刚被救出来就马上开始扒同伴找别人,可也有转身从别人(其实都是尸体)身上捋手表戴在自己腕上的,这些人一旦被发现差不多都被带走法办了,据说还有当场枪毙的,我反正没赶上。
后来尸体实在太多,就全部集中到体育场中,那体育场非常大,一部分是土质的田径场,一部分是铺了柏油的球场,这样尸体占据了球场部分,田径场则安排了驻军,后来的空投食品也都投在这里,看露天电影也是在这里。而旁边球场上用芦苇席裹着的尸体过了很久才集体掩埋下葬,因此回忆起那时小伙伴们走过横尸遍野的球场去看露天电影的往事时总觉得自己胆子满大的……


  评论这张
 
阅读(363)|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