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挺且博之——挺住就是胜利!

日子再好混也别混,生活再难过也得过——挺住!

 
 
 

日志

 
 

回望旧爱陈欢系列-1:青梅竹马之恋  

2007-12-08 00:34:01|  分类: 1.挺住文选第一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望旧爱陈欢系列-1:青梅竹马之恋

10d71552440.jpg

青梅竹马的爱一定会长久吗?

当初信誓旦旦终生不虞的爱一定会如愿吗?

再回首陈欢旧爱依然砰然心动,但这还是当初那炽烈的爱吗?

                                         ——题记

                                                                       

现在,一提起书法,我老是觉得自己像个负心汉,一个义无返顾地抛弃了初恋情人的负心汉!说实话,在虚度不惑的光阴中,还没有哪段情可堪与之相比,那可是名副其实的青梅竹马之恋啊~~~~~~~~

10d7155cc45.jpg

降临人世恰逢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 大 /革命席卷全国,最该疯淘傻玩的童年时代是在五七干校也就是后来所谓的牛棚中度过的。虽说关在一起的地富反坏右黑五类分子谁比谁都好不到哪去,但相比之下207首长(老爸)的罪过是最大的,因此门庭冷落得不仅革命派造反派躲之惟恐不及,就连同样是专政对象的黑五类家庭也对我家敬而远之。为了不牵连别人,父母也主动要求我们尽量别出去玩,少惹麻烦。那时的孤单和落寞是可想而知的。就是在这孤单和无聊之时,书法与我不期而遇了。

   10d7154b6b0.jpg
那时,父亲是当地最大的走资派,因此家里也就少不了经常有造反派光顾。来就来吧,还都不空手来:三五成群的军宣队、工宣队、红卫兵乃至红小兵们一个个都英姿飒爽地把一张张大字报贴在我家墙上,然后手捧红宝书替我们这些仿佛“目不识丁”的专政对象高声宣读大字报上的内容,有时工宣队还会拎上“电喇叭”壮威,我们一家人就只有老老实实站那低头认罪的份儿了。这些人走马灯似的来的多了,我家的墙早就没有了可供张贴的空白了,就只好把新的大字报贴在旧的大字报上面,几层过后,就开始不再贴了,他们两个人拉着大字报的四角,一个人在那里高声朗读,然后就把大字报交给父母,要求我们“好好学习,接受改造”。于是这些未及上墙的大字报便成了我最早的书法字帖!算来那时不过两三岁的样子。

最初,是因为无聊就用根筷子在那些字上描摹,后来知道这些字是用毛笔写的,我也嚷着要毛笔,那时候虽然物质文化生活都很落后很贫穷,可毛笔墨水大字报纸却很容易找到,从此我便开始手持毛笔趴在家里的水泥地上描摹大字报了。虽然没人要求我把字描摹的多好,也没指望我去练什么书法,只要自己能玩不缠人就是了,可我照例是非常非常认真地“玩墨水”,总是会把自己煞有介事地整的浑身是墨!别说还真就这样认识了很多的字,当然有很多字是先认识的连笔字然后再从课本上认识标准楷书的,这是后话。

描了几年大字报之后,家里就不再有人来贴来送大字报了,我的字帖也象是断了炊。我就开始用毛笔蘸上清水在水泥地上写大字了。玩过这手的人都知道,水泥地不象报纸那样吸水性好,笔上的水越多拉出来的笔划就越是起鼓,很有立体感,很多用笔的不到之处都会被水的流动弥补掩盖掉,为此经常会得到大人们的夸奖,沾沾自喜地内心暗下决心:我要做个书法家!

 其实,这个看似遥远的目标本来是很有可能实现的——

我的小学语文老师是位行伍之人,高大魁梧的山东汉子,却写的一手飘逸潇洒的蝇头小楷!那时描红课也是由语文老师教的,不象现在归美术老师管。他发现我的描红总是班上最好的,就开始留心我,当他问我想不想学书法时,我的回答让他瞠目:“我一定要做个书法家”!呵呵,这样的话今天听来似乎平常稀松的很,而在当年,大家的理想可都是要做石油工人、下乡知青和解放军啊!老师听了我的宏图大略后大概觉得我是属于孺子可教之列的吧,虽然没什么收徒之礼,但我知道从此我就成了老师唯一的入门弟子了。

老师教导我学习书法要先从楷书练起,这样才能打好基础。他问我“颜欧柳赵”四大楷体练哪种?我说我喜欢老师的字,(其实那时我根本分辨不清这些书体有什么区别,当然即便是现在可以分清楚了,我想我还是会选择如初的。)老师笑着告诉我,他的字属于赵体字,在这四大楷体中,颜欧柳三大家都是唐代人,而只有赵体字的创始人赵孟頫是元代人,也就是说我国盛唐之后的楷书只有元代的赵孟頫 可以分庭抗礼了,此前此后虽然也有善写楷书的,却排不上名次了。赵氏楷书可见难能可贵啊,我当即毫不忧郁地跟老师说:“您就教我练赵体吧!”老师先是教我练了两年的《赵体习字贴》,从点划开始一笔不苟地练了两年,好在那时的学业不象现在的学生那么恐怖,放学以后基本就都是自己的时间了,别人放学回家了,我就到老师的办公室去练字。两年的童子功之后老师开始指导我临写赵体名贴《胆巴碑》和《道德经》,这两本字帖我又写了有两年左右。这时,学校里舞文弄墨的活基本是非我莫属了,我还可以享受上课时间去给学校写板报或者墙报的待遇,差不多每个班级里都有我写的条幅或口号,心里喜滋滋的,自我感觉写的每个字都与字帖上看不出两样了,老师说:“该提神了!”老师的意思是我临的字已经达到了形似,但还缺乏赵体那独有的灵动神韵,指出我从小“临习”大字报的结果是留下了很多错误的笔法习惯。教导我练好赵体必须前追二王,也就是王羲之王献之父子书法。老师把他珍藏的字帖借给我临习,并且明确告诉我他也在临习,还说会临习一辈子的,当时的我说实话不是很理解。

10d71563e0d.jpg

整整五年!沉醉在书圣或平和秀逸或险峻跌宕的法帖之中!

我临习完了书史上最富盛名的《兰亭序》,自我感觉像模像样,只是感觉写此贴不能一气呵成,必须分两次去临,因为它前后风格迥异,大概书圣在书写时尚且清醒,写到一半已经陶醉在酒兴之中了吧,而我在临写时总是“飘”不起来,没有那种行云流水的感觉,依然停留在形似的水平上。当然比起当初只临赵体时已经算是“飞”了!我清楚,写二王,写智永、写储遂良甚至研习甲骨文、泰山刻石、钟鼎文等等也最终都还要回到写赵上来。那时我几乎是认准了此生一定要做一个书家了,并且是要做一个继承赵体书法衣钵的书家,为此我在自己的名号都起好了,每幅书法作品上几乎都只署名“崇頫 ”——-崇拜赵孟頫 啊!呵呵,这理想不小吧?别忘了,我的书房名号更大——慕鸿书屋,意思当然就是源于那“弃燕雀之小志,慕鸿鹄而高翔”的千古名句了。可惜书屋的名号再响亮也不顶用,至今我依然还是燕雀不知鸿鹄之志啊~~~

10d71569ec4.jpg

一个偶然的机会,从父亲从不示人的书柜里找到了一本散落的字帖,居然是解放后未见出版的赵氏字帖!我兴冲冲地拿去献给老师,据老师说他也兴奋的几夜没睡好觉!后来他把这些散页悉心地整理排列好,并且装裱成册页,题名叫《兰亭十三跋》,意思是十三张学习王体书法的题跋,都是有关间架结构、用笔会意方面的极至体会。我们师徒就一起临摹,起初我用小楷,后来在老师的鼓励下改写大楷,居然被老师夸奖说比老师临的好!我先是沾沾自喜,再后来我就恐慌了,老师说我现在的字已经不是他再能教的了,应该另拜高师了!那时我真的要急哭了!虽然得到老师的褒奖非常开心,虽然获得了全国书法大赛少儿组第一名很骄傲,虽然已经在学校、家庭周围甚至社会上越来越多人在我的名字上冠以小书法家的名号了,但比起老师的学问和功力来我很清楚那是一座高山,是我一辈子也难以企及的高山啊!

10d71566f90.jpg

老师看出了我的心思,他并没有跟偶争执,而是默默地在运作一件大事,他把他的书法老师、津城首屈一指的书家宁书伦先生请到家里,宁先生时届六旬,我老师也五十开外,但比较起来,我老师只能算是乡绅,而宁先生已经是名满天下了,后来宁先生在陪同李瑞环出访日本时被日本书界誉称为当代书圣,可见其在王赵书体上的地位。老师名义上是请宁先生来海边休息吃海鲜,实则是安排我们收徒拜师的,可我们却收徒的不知道,拜师的也不清楚。席间,宁先生不胜酒力,浅尝辙止,老师便捧出《兰亭十三跋》请宁先生过目。先生凝望良久,孜孜称道,当即就要去拜访家父,老师拦道:“不忙不忙,您先看看学生临习的作品”宁先生先看的是我老师的作品,不住的点头称道。老师再拿出我的作品,宁先生脱口而出:“这个更好!”临习的作品是从来不落款的,先生自然不清楚他夸的是谁的作品,而老师则立刻端起酒杯敬道:“宁老师,您看这字写的够不够格做您弟子?”宁先生一挥手没去端酒,示意不再喝了,大概是已经有些许微醉抑或纯粹谦辞吧:“写的这样好字应该做我的师傅怎么能做徒弟?”一席人哈哈大笑,只有我呆若木鸡诚惶诚恐。老师笑罢,郑重地指着我对宁先生说:“这字就是他写的,我想请您收他为徒。”我急忙拦道:“不成不成,以前我是随着老师喊您宁老师,可要拜师的话我应该算是徒孙辈才对啊。”又是一团大笑,我的脸是红一阵紫一阵的,直到最后也没搞清楚我到底拜师了没有,反正从那以后先生来看老师就会看我,老师去看先生时我也会跟着一起去,师爷是一直没喊出来,老师倒是一直在喊,直到犬子满月时还收到他们合作的珍贵礼物:一幅中堂,上面是老师创作,先生手书的一首藏头诗,用的是犬子的名字。

10d715546d0.jpg

这样一直未曾间断的学书在二十年后也就是一九八九年的春夏之交嘎然而止了,动荡中的颠沛流离苦辣酸甜悲欢离合早就一扫而光当初要做个书法家的理想。虽然这期间也曾想以卖字换取旅日的嚼用,但终究还是痛下决心封笔了!由此,一直在我心中象个敦煌飞天一样飘逸俊美的王赵书法离我而去了,并且一去不复回返,虽说此后也曾偶尔提笔涂鸦,但已是过去我最反感的那种弓拔弩张式的狂放书体了,尽管依旧发自内心的排斥,却是不自觉地在挥洒……最终,代表着情操、浪漫、古雅之爱的“初恋”彻底的分手了,取而代之的是现实现实再现实的一切,只是不再有爱的成分。再后来,我要结婚了,婚礼上我请老师做我的主婚人,他很高兴,执意要把当初我送他的《学书十三贴》做礼物返还给我并以此激励我重新拿起毛笔,我最终还是婉言谢绝了,一则那字帖早已是老师的心爱之物,岂可轻易接受;二来是因为我当时的顶头上司强烈希望我是个“学法的,而不是学书法的”,大概是怕我分心导致玩物丧志吧,最主要的是我当时已经算是“移情别恋”了,特别希望自己早日在专业学术上有所突破,当然不敢轻易地旧情复燃,如今在出版了近千万字的“著作”之后,更是换笔换的彻底,打字如飞,提笔却似乎不会写字了,呵呵,想来真是惭愧!

10d71548c34.jpg

面对满地的昔日手卷,我茫然无措了——我是该再续前缘重新拿起毛笔呢还是该一诺千金誓不回头呢?或许,怎样的选择都还为时尚早吧?那就决心留待时日吧~~~

  10d7155a479.jpg

在线原创

 

 

  评论这张
 
阅读(39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