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挺且博之——挺住就是胜利!

日子再好混也别混,生活再难过也得过——挺住!

 
 
 

日志

 
 

【挺住读后】拜读杨绛祭锺书  

2008-11-03 00:16:26|  分类: 3.挺住文选第三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挺住读后】拜读杨绛祭锺书 - 挺住 - 挺且博之

 

【挺住读后】拜读杨绛祭锺书

 

 

曾经以为,一直被称做先生的杨绛是位伟岸的男子汉大丈夫。殊不知,人家这称呼既非指男士也非指丈夫,而是学识渊博的大教授的官称,并且是专指解放前过来的“老先生”;

曾经以为,最早读到杨绛的名字是在钱锺书《围城》的序言里。殊不知,很早很早以前就读过她翻译的《堂吉诃德》,只是那时我们还没养成关注翻译家名字的习惯;

曾经以为,杨绛一直就是折射太阳光芒的月亮,是钱锺书夫人。殊不知,最早钱锺书是被人介绍为名作家杨绛的先生,那时杨绛还是那个月亮,而钱锺书只是洒满月光的湖水;

曾经以为,举案齐眉恩爱终生仅仅是个童话。殊不知,钱锺书、杨绛用她们毕生的相濡以沫为人世间谱写了难以复制的神话!

——挺住题记

 

【挺住读后】拜读杨绛祭锺书 - 挺住 - 挺且博之 

杨绛,1911年生,本名杨季康,著名的作家、评论家、翻译家、学者。祖籍江苏无锡。1932年毕业于苏州东吴大学。1935——1938年留学英法,回国后曾在上海震旦女子文理学院、清华大学任教。1949年后,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外国文学研究所工作。剧本有《称心如意》、《弄真成假》、《风絮》;小说有《倒影集》、《洗澡》;论集有《春泥集》、《关于小说》;散文随笔集《干校六记》,《将饮茶》,《我们仨》;译作有《1939年以来的英国散文选》、《小癞子》、《吉尔.布拉斯》、《堂.吉诃德》、《斐多》等。

 说起杨绛这个名字的由来,她曾自解说:“当时我的剧本只是进步剧团用来掩护抗日运动的小戏。因为没有政治气味,还卖座。当时我怕出丑,广告上用了季康两字的谐音。我家里的姐姐妹妹嘴懒,总把季康叫成,我就用了杨绛这个假名。”杨绛成了杨季康的笔名,一直用到现在。在这个过程中,杨季康这个名字消失了,杨绛这个名字却深深地在人们的心中扎下了根。而在杨绛当年声名雀起之时,被誉为“民国第一才子”的钱钟书却还默默无闻。

一次,他们一起去看杨绛编剧的电影《弄真成假》,回家后,钱钟书对杨绛说:“我想写一部长篇小说。”然后把主要情节告诉了杨绛。杨绛听罢大为高兴,催他快写。为此杨绛让钱钟书把大学的授课时间减少了,为了维持生活,杨绛连女佣也不雇,家里的杂活自己全兼了。杨绛从小生活在优越的家庭里,哪里干过劈柴、生火的事,整天弄得满脸油烟十指黑的。她急切地等待着钱钟书完成小说,就是做“灶下婢”也心甘。终于,小说《围城》凌空出世,钱钟书一鸣惊人。

 【挺住读后】拜读杨绛祭锺书 - 挺住 - 挺且博之

古往今来,女诗人、女作家层出不穷,但说老实话,她们的作品我是敬而远之的,无论的李清照还是张爱玲,无论是冰心还是琼瑶,基本都是情感泛滥的宿命,反正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也没什么道理。因为有了上述诸如此类的殊不知,使我不得不对杨绛的作品刮目相看顶礼膜拜,杨绛的那种凝练、精到、准确,在今天的作家中几无可见,而她的广博、严谨、睿智,甚至古往今来的女作家无可比肩!除非具有丰厚的国学根底,同时又有智者的洞察和坦率,否则绝不能达到的一种境界。我常会为其中独到的表达而在心里暗暗叫好。我曾写过篇旧作《为文当效钱锺书》,应该补充说不仅要效法锺书,更要效法杨绛,钱杨是不可分割的整体!

说钱杨是一体不是笔者的个人喜好,而是学界的通识。钱杨的新书出版从来都是相互题签,他们的作品草就从来都是对方做第一读者,并及时地充当“校仇”,甚至相互间的作品里需要适合人物特征的诗词都常由对方拟定。以至他们都是对方著作最名副其实的知音。此外,他们更为人提及的是如出一辙的低调!要知道文/革期间,钟书先生可是毛选英译小组的核心成员,正宗的“南书房行走”啊,而他们一贯地谨慎低调,即便是粉碎四人帮以后,钱先生高居要职,他们依然保持着一不见记者,二不上报纸,三不上电视的行事风格,甚至一些所谓的学术活动也不参加,钱先生在谢绝出席纪念父亲的研讨会时曾留下过著名的“三不论”,称这类活动是“花些不明不白的钱,请些不三不四的人,说些不疼不痒的话”。大名鼎鼎的中央电视台《艺术人生》和《大家》栏目是多少人翘首期盼的出镜所在啊,唯一遭遇谢绝的就是钱杨!杨绛先生甚至还出过一本叫《隐身衣》的书。在书中杨绛曾问钱钟书:“给你一件仙家法宝,你要什么?”结果两人都要隐身衣。隐身于书斋,遨游于书海,即便出门最好是人家都视而不见,见而不睹,“万人如海一身藏(苏轼)”。关于隐身衣,杨绛先生自解道:“隐身衣的料子是卑微。身处卑微,人家就视而不见,见而不睹。”她说人家眼里没有你,心上不理会你,你正好可以保其天真,成其自然,潜心一志完成自己能做的事。何况身处卑微的人,无需显身露面,最有机缘见识世态人情的真相。

【挺住读后】拜读杨绛祭锺书 - 挺住 - 挺且博之    【挺住读后】拜读杨绛祭锺书 - 挺住 - 挺且博之

当然,自从电视连续剧《围城》火了以后,似乎无人不知钱锺书了,而杨绛依然低调。在杨绛家里,锺书和他们的女儿钱媛(圆圆)是她作品的热心读者。阿圆曾对爸爸说:“妈妈的散文像清茶,一道道加水,还是芳香沁人。爸爸的散文像咖啡加洋酒(whisky),浓烈、刺激,喝完就完了。”杨绛肯定说,锺书少年之作很精彩,她的散文只是平平淡淡。钱锺书自己承认“杨绛的散文比我好”,还说“杨绛的散文是天生的好,没人能学”。钱锺书是真心实意地欣赏杨绛。杨绛出访时,他在家里写“备忘代笔谭”准备留给杨绛回家看的,里面写道:“有出版社要将我年轻时的作品与你现在的作品放在一起出版,我不太献丑了吗?”

锺书曾对杨绛说:“照常理讲,我应妒忌你,但我最欣赏你。”早在上世纪的一九四三、一九四四年,杨绛编剧的《称心如意》、《弄真成假》、《游戏人间》等被搬上舞台,反响热烈,杨绛名气不小。《围城》出来后,人们问作者钱锺书是谁?都说是杨绛的丈夫。所以锺书有诗“世情搬演栩如生,空际传神着墨轻;自笑争名文士习,厌闻清照与明诚”。正因为如此这般,当群情振奋地推崇钱先生的时候,文坛泰斗夏衍先生则振聋发聩地喊出:“你们捧锺书,我独捧杨绛!”

杨绛是经得起如此的!

 

杨绛的文字,如一方玉。外表朴素,不炫示,叫人望去油然生宁静心情;她还准确、节制,不枝不蔓,叫人体会到一种清洁之美;玉当然又绝不冷硬,她显出温和,淡淡却持久地散发;还有润泽,透露着内在丰富的生命律动……许多优秀文字都叫人有只觉其美却无从言说的为难,杨绛先生文章亦是这样。

【挺住读后】拜读杨绛祭锺书 - 挺住 - 挺且博之

大约二十年前,正是电视剧《围城》出炉的时候,图书业还不够繁荣,那时的书店很萧条,可供选择的图书很少,不象如今的书城琳琅满目,挑书是指筛选出不买的,那时完全相反,全书店逐本书扫描挑的是有没有可买的新书。说是新书,其实连你特别想买的老书也基本没有。我珍藏的两本《围城》的“初刻本”都被朋友有借无还了,原因很简单,大家都想读却买不到。我一直心仪一套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网格本”,遍寻无着。不意竟在一次图书馆淘汰旧书的废品堆里买到几本,这其中居然就有杨绛翻译的《吉尔.布拉斯》!我如饥似渴地捧读,并精心修补已经失去的“网格”封面,还效法孙犁先生在书的扉页写下“书衣”,也就是所谓的读后感吧。【挺住读后】拜读杨绛祭锺书 - 挺住 - 挺且博之

这里不妨把当年的书衣照录献丑:“钱锺书先生的《围城》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独树一帜,从该书的手法与流派师承上讲,本书堪称是《围城》的老师,《围城》写的是流浪汉小说,是法国沙龙小说的继承之作,而钱锺书先生夫人杨绛先生翻译的两部力作《唐吉诃德》与《吉尔·布拉斯》都是这一流派的代表之作。由此可见,《围城》不可不读,本书则更是博大精深,旧书堆里得此书则更是万幸矣!”读完这部书还带给我不少小乐趣,那时我也是一狂热的文学青年,周围自然也团结着一批口味相投的朋友,大家都在如饥似渴地读书,几乎在所有的图书馆阅览室里都可以遇到熟人。而我时常难为朋友们的一道题便是“你知道《吉尔·布拉斯》的译者是谁吗?”十有八九的回答是不仅不知道这书的译者是谁,连这本书都没听说过。那时的我听了这些便会浅薄地满足大笑。

多年以后,终于读到了杨绛先生本人对此书的忆趣文字——

钟书的工作很忙,但他每天抽空为女儿讲故事。他拿了一本法文小说《吉尔·布拉斯》,对着书和女儿讲书上的故事。女儿乖乖地听爸爸讲,听得直咽口水。我业余还兼管全部家务,也很忙,看到钟书讲得眉飞色舞,女儿听得直咽日水,深恨没有功夫旁听。我记起狄更斯《大卫·科波菲尔》里曾提到这本书,料想是一本非常有趣的书。

  钟书讲了一程,实在没功夫讲,就此停下了。女儿是个乖孩子,并不吵闹着要求爸爸讲故事,只把这本书珍惜地放在床头,寄予无限的期待与希望。

  我译完《小癫子》,怕荒疏了法文,就决心翻译《吉尔·布拉斯》。我并未从头到尾读一遍,开头读就着手翻译。

  我的翻译原是私下里干的,没想到文学所成立会上,领导同志问我正在干什么,我老实说正在翻译《吉尔·布拉斯》。我的“私货”就出了官。

我应该研究英国文学,却在翻译法文小说,而研究所的任务不是翻译。我很心虚,加把劲将这部长达四十七万字的小说赶快译完。

我求钟书为我校对一遍,他答应了。他拿了一枝铅笔,使劲在我稿纸上打杠子。我急得求他轻点轻点,划破了纸我得重抄。他不理,他成了名符其实的“校仇”,把我的稿子划得满纸杠子。他说:“我不懂。”我说:“书上这样说的”。他强调说:“我不懂。”这就是说,我没把原文译过来。我领悟了他的意思,又再译。他看了几页改稿,点头了,我也摸索到了一个较高的翻译水准。我的全部稿子,1955年才交出版社。

多年后,我的女儿对我说:“妈妈,你的《吉尔·布拉斯》我读过了,和爸爸讲的完全不一样。”原来钟书讲的故事,全是他随题创造,即兴发挥的。假如我把这部小说先读一遍。未必选中这本势来翻译。这部小说写世态人情,能刻画入微;故事曲折惊险,获得部分读者的喜爱。 【挺住读后】拜读杨绛祭锺书 - 挺住 - 挺且博之

读杨绛的文字,你总会如此这般在不经意中会心一笑。在《孟婆茶》里,杨绛登上一条传送带似的交通工具,上去时领到一个对号入座的牌子,号码字样几经擦改已看不清。她按着模糊的号码前后找去,教师座满了;作家座也满了;翻译者的座,标着英、法、德、日、西等国名,也都没有她的位子。管事员就问她是不是“尾巴”上的,“尾巴”上没有定座,因为都是没有地位的,可是她手上拿着座牌呢。他们懒得去查对簿子,就在传送带的横侧放只凳子,让她坐下。

传送带离开红尘世界,不断往西开行。据管事员说是去孟婆店上楼喝茶。喝了孟婆茶,什么事都忘得一干二净。杨绛不愿忘记历史忘记过去,决定不上楼喝茶。管事员警告说:你不上楼,得早做准备。楼下只停一忽儿,错过就上楼了。”又说:“上楼的不用检查。楼下,带着私货过不了关。”私货不是行李,指藏在人脑里、心里、肚里的思想、经验、记忆。说话间,传送带已开进孟婆店,眼看就要向上开,杨绛赶忙跨出栏杆,往下就跳。只觉得头重脚轻,睁眼一看,原来睡在床上。管事员“带着私货过不了关”的警告,还言犹在耳。她于是决定把自己的私货,及早清理一番。

杨绛极富艺术想象,擅写这类亦真亦幻、似梦非梦的作品,引人入胜而寓有深意。【挺住读后】拜读杨绛祭锺书 - 挺住 - 挺且博之

 

很多朋友读《围城》时都有个习惯,爱把小说中的妙语摘录下来视为经典。其实,杨绛先生的文字中这样的幽默句子同样俯拾即是。我读杨绛时便有此好,这里不妨摘录几段——

孔子曰:“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句话,得罪了好几位撑着半边天的女同志。其实“周公制礼”,目中就没有女子。虽有男多女少的部族,女贵于男,女子专权,但未见哪一位“周婆制礼”。从前我们可怜的女人被轻视是普遍现象,怪不到孔子。

——《孔夫子的夫人》

镜中人,相当于情人眼里的意中人。

谁不爱自己?谁不把自己作为最知心的人?谁不体贴自己、谅解自己?所以一个人对镜自照时看到的自己,不必犯“自恋癖”,也往往比情人眼里的意中人还中意。情人的眼睛是瞎的,本人的眼睛更瞎。

——《镜中人》

我曾用过一个最丑的老妈,姓郭。钱锺书曾说:对丑人多看一眼是对那丑人的残酷。我却认为对郭妈多看一眼是对自己的残酷。

——《镜中人》

假如说话有艺术,听话当然也有艺术。说话是创造,听话是批评。说话目的在表现,听话目的在了解和欣赏。不会说话的人往往会听说话,正好比古今多少诗人文人所鄙薄的批评家——自己不能创作,或者创作失败,便摇身一变而为批评大师,恰像倒运的窃贼,改行做了捕快。英国十八世纪小诗人显斯顿(Shenstone)说:“失败的诗人往往成为愠怒的批评家,正如劣酒能变成好醋。”可是这里既无严肃的批判,也非尖刻的攻击,只求了解与欣赏。

——《听话的艺术》

听人说话,最好效陶渊明读书,不求甚解。若要细加注释,未免琐细。不过,不求甚解,总该懂得大意。如果自己未得真谛,反一笔抹煞,认为一切说话都是吹牛拍马撒谎造谣,那就忘却了说话根本是艺术,并非柴米油盐类的日用必需品。责怪人家说话不真实,等于责怪一篇小说不是构自事实,一幅图画不如照相准确。说话之用譬如衣服,一方面遮掩身体,一方面衬托显露身上某几个部分。我们绝不谴责衣服掩饰真情,歪曲事实,假如赤条条一丝不挂,反惹人骇怪了。难道一个人的自我比一个人的身体更多自然美?

——《听话的艺术》

我觉得读书好比串门儿——“隐身”的串门儿。要参见钦佩的老师或拜谒有名的学者,不必事前打招呼求见,也不怕搅扰主人。翻开书面就闯进大门,翻过几页就升堂入室;而且可以经常去,时刻去,如果不得要领,还可以不辞而别,或者另找高明,和他对质。不问我们要拜见的主人住在国内国外,不问他屑于现代古代,不问他什么专业,不问他讲正经大道理或聊天说笑,都可以挨近前去听个足够。我们可以恭恭敬敬旁听孔门弟子追述夫子遗言,也不妨淘气地笑问“言必称‘亦曰仁义而已矣’的孟夫子”,他如果生在我们同一时代,会不会是一位马列主义老先生呀?

——《读书苦乐》

【挺住读后】拜读杨绛祭锺书 - 挺住 - 挺且博之

杨绛先生的长篇小说《洗澡》,是19864月初动笔,198711月写完的,198712月修改定稿。杨先生说:“《洗澡》是我的试作,我想试试自己能不能写小说。”杨绛写《洗澡》,也像钱锺书写《围城》时,她做锺书的第一读者一样;杨绛每写完一章,锺书就读一章。读完“游山”的一章,锺书对杨绛说:“你能写小说。你能无中生有。”哈佛大学中国文学教授王德威认为,《洗澡》是一部中国杰出的作品。它怀着希望和恐惧探讨中国知识分子在新中国第一次政治运动中的感受。杨绛运用她善反讽和妙语的风格,描述遭受挫折的男男女女试图在新的社会秩序下寻找着落的那个时代,即使察觉到政治狂热和人性残酷,也从不失去她的幽默感和同情心。

《洗澡》被许多人视为《围城》的姐妹篇,实际有很大不同。《围城》是一个主角贯连全部的小说,而《洗澡》是借一个政治运动做背景,写出那个时期形形色色的知识分子;是一个横断面,既没有史诗性的结构,也没有主角。《洗澡》只有对话和描述,没有《围城》那种大段议论。《洗澡》笔调温润,讽刺挖苦不像《围城》那样尖刻。

 【挺住读后】拜读杨绛祭锺书 - 挺住 - 挺且博之

十年前,锺书先生走了,他那如椽大笔再不能为我们挥洒新作了;

十年后,杨绛先生却奇迹般地以她近百岁的高龄为我们不断带来惊喜——

她以惊人的毅力整理编纂的《钱锺书集》、《锺书手稿集》、《杨绛文集》、《杨绛作品集》、《我们的钱媛》等陆续出版问世,震撼海内外。

她以惊人的毅力笔耕创作的《我们仨》、《走到人生边上》一经出版便迅速占据畅销书排行榜。

杨绛创作的这许多作品,恐怕很难有人想得到她都是在料理家务、应酬答谢和看护病人的忙碌中偷空写成的。

上世纪四十年代,钱锺书先生写出了一本散文集,书名是《写在人生边上》,由杨绛先生编定。其中写魔鬼夜访钱锺书先生的段子很是令人忍俊不禁。而去年,96岁高龄的杨绛先生,一笔一划地写出了新作《走到人生边上———自问自答》。这本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新书,表达了杨绛先生对人的生死、灵魂等问题的思考,是一部与以往的作品大有不同的新书。身为著名的作家、翻译家,杨绛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有自己驾轻就熟的领域。然而,在这本书里,杨绛抛开了关于角色与形式的一切束缚,径直走进了人们都以为她并不熟悉的一个领域。在读到这本书后,著名哲学家周国平写道:“杨绛九十六岁开始讨论哲学,她只与自己讨论,她的讨论与学术无关,甚至与她暂时栖身的这个世界无关……她是如此诚实,所以她未得到确定的答案,但是得到了确定的真理”。

杨绛先生是一个知识渊博的学者,又是蜚声文坛的作家。她要讨论的是数千年来多少贤哲一直争论不已的问题,那是一些简单而又永恒的问题。她在书中对于人和人生的探讨,质朴而又直接。她说:“我试图摆脱一切成见,按照合理的规律,合乎逻辑的推理,依靠实际生活经验,自己思考。我要从平时不在意的地方,发现问题,解答问题;能证实的予以肯定,不能证实的存疑。这样一步一步自问自答,看能探索多远。”

上帝存在吗? 

人有灵魂吗? 

什么是人的本性? 

灵与肉是什么样的关系? 

人生的价值究竟是什么? 

 ……

循着知识和经验的路径,杨绛先生认真地写下了对困扰着她的那些问题的思考。她既是一个阅历丰富的智慧老人,把自己平生所见的奇闻轶事娓娓道来,又像一个求知若渴的学子,对于根本的问题执拗地刨根问底。没有令人头疼的概念,没有复杂曲折的逻辑推演。她只坦率明白地问与答,解自己的惑。最后,她平静地写道:“有关这些灵魂的问题,我能知道什么?我只能胡思乱想罢了。我无从问起,也无从回答。” 

 然而,所有的观点都在书里了。 

《胡思乱想二》里,关于灵魂究竟用什么样子去见天堂里的亲人的猜测,实在出人意料,让人折服如此简单的道理怎么千百年来无人提及而为一个世纪老人轻巧地拿捏出这等玄妙!真是不可不读。其谦恭自省、上下求索的精神不但令人感动,我认为简直是在创造奇迹。综观古今中外,还有哪一位作家能在这个年龄保持如此清晰缜密的头脑和如此温婉从容、深邃大气的文笔?

 

上天堂,穿什么“衣服”呢?“衣服”,不指我遗体火化时的衣服,指我上天堂时具有的形态面貌。如果是现在的这副面貌,锺书、圆圆会认得,可是我爸爸妈妈肯定不认得了。我妈妈很年轻,六十岁还欠两三个月。我爸也只有六十七岁。我若自己声明我是阿季,妈妈会惊奇说:“阿季吗?没一丝影儿了。”我离开妈妈出国时,只二十四岁。妈妈会笑说:“你倒比我老了!”爸爸和我分别时,我只三十三岁,爸爸会诧异说:“阿季老成这副模样,爸爸都要叫你娘了。”

我十五、六岁,大概是生平最好看的时候,是一个很清秀的小姑娘。我愿意穿我最美的“衣服”上天堂,就是带着我十五、六岁的形态面貌上天。爸爸妈妈当然喜欢,可是锺书、圆圆都不会认得我,都不肯认我。锺书决不敢把这个清秀的小姑娘当作老伴;圆圆也只会把我看作她的孙女儿。

假如人死了,灵魂还保持生前的面貌,美人也罢了,不美的人,永远那副模样,自己也会嫌,还不如《聊斋》里那个画皮的妖精,能每夜把自己画得更美些。可是任意变样儿,亲人不复相识,只好做孤鬼了。

亲人去世,要梦中相见也不能。但亲人去世多年后,就能常常梦见。我孤独一人已近十年,梦里经常和亲人在一起。但是在梦中,我从未见过他们的面貌和他们的衣服,只知道是他们,感觉到是他们。我常想,甩掉了肉体,灵魂彼此间都是认识的,而且是熟识的、永远不变的,就像梦里相见时一样。

——《胡思乱想》之二

【挺住读后】拜读杨绛祭锺书 - 挺住 - 挺且博之

 

2008108,杨绛先生再次强烈地吸引住国人的目光——迄今唯一一部由她授权的传记《听杨绛谈往事》隆重问世。这部书是作者“挖空心思刨根问底的问,杨先生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答”的一部信史,出版的时间也格外有讲究,因为锺书先生诞生于19101121,仙逝于1998年的1219,这部书的出版实际上是可以视为给钱先生的98岁诞辰的寿礼,同时又是辞世十周年的祭礼,可见传主和作者都是倾注了全部心力的。

        【挺住读后】拜读杨绛祭锺书 - 挺住 - 挺且博之

        杨绛先生业已97岁,尚能伏案写作,足已令人心生敬佩。五年前写《我们仨》,所记人物事件,叙述简洁妥帖,是一册词句好读的个人回忆录。去年出版《走到人生边上》,及至上世纪八十年代出版的《干校六记》、《将饮茶》、《杂忆与杂写》,合起来可看出杨绛、钱钟书的人生大致状态。因而《听杨绛谈往事》,则不免要在这些回忆文字中,重新整理贯连,增入杨绛未曾写出的故事。在此还是援引一段书中的文字做为结语吧——

群众想压服她低头认罪,不料她却气焰嚣张。

问她:“给钱锺书通风报信的是谁?”

答:“是我。”

又问:“打手电贴小字报的是谁?”

答:“是我。提供线索,让同志们调查澄清。”

台下一片厉声喝斥:“谁是你的同志?”杨绛不客气,干脆就称“你们”。她竟和革命群众顶嘴了,还跺脚说:“就是不符合事实!就是不符合事实!!……”

革命群众被惹恼了,递给她一面铜锣、一根棒槌,命她打锣。她正在气头上,没处发泄,下死劲狠敲猛打。这下可闹翻了天,群众驱她到学部大院去游街!

杨绛头戴尖顶高帽,颈上挂着被水泡得发霉的一块脏兮兮滑腻腻的木板,举着铜锣,被押到人众稠密的食堂绕行一圈,又到院内各条大道上去“游街”。走几步,打两下锣,叫声“我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背后跟着一串“牛鬼蛇神”。

事后这在所内传为笑谈。群众始知杨绛不是一个娇弱女人,有她“金刚怒目”的一面。很多人说,从此“刮目相看”。谈起这些,杨先生不无得意,说:“‘文革’中,‘牛鬼蛇神’敢和革命群众大发脾气的,外文所只有我一人。”

 

 

挺住在线原创于2008113日—13

 

 

谨此祝愿——

杨绛先生长寿

锺书先生千古

 【挺住读后】拜读杨绛祭锺书 - 挺住 - 挺且博之

 

 

 

 

 

 

  评论这张
 
阅读(570)| 评论(5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