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挺且博之——挺住就是胜利!

日子再好混也别混,生活再难过也得过——挺住!

 
 
 

日志

 
 

回首刚刚过完的年之初二篇  

2008-02-20 14:07:04|  分类: 5.挺住文选第五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二篇】

按照天津本地的年俗,初二这天不但是正儿八经的年,而且是稍逊除夕不让初一的大日子,天津人把这天命名为“姑爷节”,就是去给老丈人丈母娘拜年的日子。原本的老例儿是说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儿,大年三十是不许见到娘家灯的,初一是过年的正日子,按理应该给婆婆公公好好请安也不能脱身,初二了才轮到去娘家探望。时代不行了,男女不一样,女人的地位越发膨胀,这姑爷节其实是姑爷经受考验的节,是要比三十初一更要重视的节日。于是,到了这一天,天津卫大街小巷满城尽是好姑爷,出租车的价格都跟着随行就市,无奈,大包小包拎着的姑爷们也只能心甘情愿任人宰割。

机关里最难安排的节假日干部值班就数这个姑爷节了。无论男女都不情愿这个日子值班,许多人宁愿三十晚上盯岗吃公家饺子也不愿姑爷节让丈母娘数落。特别是如今机关领导逐步年轻化以后,早先让那些上了年纪自身就做了老丈人丈母娘的领导率先垂范担当模范带头作用的机会少了,就只能革命靠自觉了。

罗嗦了一火车,想说的话其实很简单,嘿嘿,我家不过姑爷节!

不是我没资格过,是不过!老丈人家虽然在郊县农村,但自打我家公子降生就一直跟我们过,替我们照看孩子,岳父是小学校长,一直吃公家饭,岳母是家庭妇女,也早办了农转非,家里除了宅基地在农村就只剩下祖坟那一亩三分地了。孩子小的时候,我们夫妻也都处在“事业上升期”,三代人老少五口挤在两间“中单”里过。后来单位给我们两口相继调整了住房,这老房就留给老人住了,几年前我们又买了这所谓品位社区,离老房步行大约十分钟,差不多每天都要请安,基本属于住在一起,无须格外隆重的过什么姑爷节。特别是老人家每到过年都要回老家去,跟街坊四邻们一起更有年味。于是,拙荆便常年主动担当起初二值班的重任。

猫不在,鼠过年。老婆一早驱车返城,我便身心舒畅迎来真正的节日。

不等老婆车影消失,电话便已经接通同好,相约到我那“寒室”雅聚。所谓寒室是当年我结婚前住的旧宅,那时父母还没搬到这老干部楼来住,一家人都住在那平房里,已经二十多年没住过人了,被我开辟成书房,没有暖气,没有炉子,没有空调,四壁也多年没有粉刷过,有灰尘有蜘蛛网,但是更有墨香。拙荆在家小人得志一手遮天,不许在家的墙上楔钉子挂字画,特别是有好事者长舌妇说身后挂着字画就“走背字儿”之后,更是给了她所谓禁忌的理由,连我的书房宅号都只能倚墙卖笑无法登堂入室。于是这处寒室就成了我陈列摆挂那些刻字作品和字画的绝妙所在。加之这些年收藏的宝贝日积月累,为了不惹臭老婆呵斥也一应储藏此处,倒因此省去不少亲戚朋友张口索宝的烦恼。这寒室共有四间房,两间厢房一间堆放一些旧物,也不算什么文物,但有了些年头还是舍不得扔掉的玩意。另外一间是存放早年积累下来的平装书,这些书与我如今家里书柜里的书相比就象是村姑遇到了摩登女,但村姑也自有其妙,虽然上不了台面到也让我糟糠之妻不下堂。父母原来住的两间正房被我从中间打通,辟成书房,四壁挂满早年刻字作品,近观满是灰尘。这里阴冷潮湿是不敢悬挂字画的,挂这些版画刻字倒无妨。室内正中放一硕大的画案,笔墨纸砚应有尽有。所有房间独独没有可以坐卧的物件,床铺沙发椅子板凳一律没有。所以除了几个交往最密的同好再未领人光顾过这名副其实的寒室。

电话约好五位,有俩傻姑爷爽约了,前几年都在我这流连忘返的,看来今年敌情严重,可以理解。不多一会儿,小如师弟来了,他是硬笔书法大家庞中华的入室弟子,见面就跟我得意扬扬地汇报年前在深圳给文天祥纪念馆创作巨幅牌楼楹联的近况,一幅字卖到了五位数,很是为他高兴,警告他不许哄抬润笔,好在师弟欣然唱诺。又详细询问了他小楷抄写红学大家周汝昌230幅红楼诗签的事儿,这事看到过报道,说是在广州那边在搞环球巡回展,主题是什么“红楼之最”,师弟也一一道来。相叙正欢,刘珺拍马赶到。跟他的辈分不好排,虽然只小我十岁,按说绝对该叫师弟,但这十岁就小的不是地方,我和小如都是与他父亲师出同门的师兄弟,他老爸总说我们是看着他长大的,倒也不虚,这小子幼年既显出聪明绝顶,非等闲之辈。七八岁时就画出过百米长卷《百鸡图》,影响远及海外。如今他已经是王学仲先生的研究生,有正式委任的秘书,从生活上艺术上学术上帮助大师。从大师这里排也就晋升为师弟了,当然,师兄师弟只代表谁糟蹋的粮食多些,并不表示艺术造诣的高低,依我看他们都够给我做老师的资格。最后来的是老唐,不擅丹青,但喜收藏。这些年没在名人字画上少花钱。好在他赚钱容易,开发房地产都当是打零工赚小钱,最近又连开两家大洗浴中心,一进门就约好在这寒室大雅之后去他那边吃喝,顺便再捏捏脚回归大俗。

进的寒室无须废话,各自研墨展卷泼墨挥洒即是。不到两个小时,一刀宣纸告罄。虽然最后大家都是手脚冰凉,但为了讨得新年试笔开笔大吉的口采,倒也摩拳擦掌乐在其中。写的好赖倒在其次,重在搀和嘛。部分作品已于当日发在博客上了,算是丑媳妇早早见了公婆,不复赘述。

不复赘述,不复赘述。后面的事儿就不复赘述了吧~~

参见日志:《[原创]新年试笔,万事大吉》http://tingqiebozhi.blog.163.com/blog/static/53998195200811194839941/

  评论这张
 
阅读(347)|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