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挺且博之——挺住就是胜利!

日子再好混也别混,生活再难过也得过——挺住!

 
 
 

日志

 
 

挺住随笔札记:《律师那些事儿》(连载)  

2008-04-25 01:13:11|  分类: 2.挺住文选第二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挺住随笔札记:《律师那些事儿》(连载) - 挺住 - 挺且博之——挺住就是胜利!

 

A.    开篇引言:说说律师那些事儿

 

最近这一周,家里家外的事让我焦头烂额,实在无暇顾及博客。单说这工作上的事吧,就扎堆儿全都顶上门来,把我的日程塞的满满的,说是废寝忘食我都觉得已经不足以形容,每天的重头戏至少要四五场,具体说来,这些天的战果包括如下:1)接受一外地实力地产集团公司委托,几经周折运作,帮其拿下一块近40万平方米土地,并且设计方案与政府开展政企合作获得土地整理一级开发权,同时确保该企业独家参与土地招拍挂拿到土地使用权;2)接受地方政府委托帮助牵线搭桥,为一块9.8万平方米经济适用房工程签约落实带资施工单位;3)借出席津洽会良机,经过磋商沟通,落实与两大在津商会合作协议,签约特聘常年法律顾问,同时与另外三大商会的合作谈判也在同时运作中;4)与香港新世界集团的谈判;5)与此同时还碍于情面不得不接受委托承办两起诉讼案件,随之而来的是抽出时间忙于取证答辩协调等诸多琐事。够我累的吧?

这堆活儿压过来可是不容喘息的,也只有这时候才会让我痛陈律师这个职业的本质。说心里话,这么多年来我都懒得去评论这个职业了。这个职业被外界凭空臆造了很多不切实际的假象。有人会鼓吹律师的神圣,有人会夸大律师的光环,有人会羡慕律师的高薪,有人会谩骂律师的操作,有人会痛斥律师的黑心,但却很少有人真正看到律师的本质,包括相当多数的律师从业者自身。在这个行业内和这个圈子外,我都曾经多次涉及到对这个职业的评价观点,甚至在些内部刊物上开辟专栏写过《透视律师》类的杂谈,因此很多朋友包括领导特别是客户里那些老板,特别热衷于怂恿我把这些有关律师的想法看法说法做法写出来,最好是写成书,最好是把那些涉及业务运做实务的战例内幕写出来。交友不慎啊,太坏了!这不是挖坑让我往里跳吗?虽然说截止目前我所接受的律师业务还从未有失败的记录,但咱内心深知不败记录越高失败危险越近。各村有各村的地道,赢法各有不同的。尽管在咱村的技法中我是非常排斥关系学的,那该算是最胜之不武的下三路,但是很多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技法还是必须一辈子烂在肚里密而不宣的。体验到反败为胜绝地逢生的快感就足够了。当然,从业的经历是众所公认的宝贵财富,以我而言,“做过法官审过律师,干过企业聘过律师,当过记者访过律师,出过专著写过律师,正在执业当过律师”这样一份人生经历应该说是比较客观充分冷静地从不同角度审视过这个职业的了,对于那些身在其中却并不识庐山真面目的同行和身在其外却雾里看花的外界来说,似乎也真仿佛有责任有义务揭示一番这个行业这个职业的本质特征。让大家一同透视一下“律师”这俩字到底意味着怎么回事儿?我希望这种文字是属于自说自话型的,我懒得美化,也无意丑化,只想客观还原其本来面目。当然,我也会约束自己只写宏观不写个案,更不写具体实案操作手段技巧等,一来客户的任何信息资源我都无意泄露,二来自己的策划实施方案也是混饭吃的碗筷。再有,我更清楚这种文字是无法让我专心持续地写下去的,毕竟律师这个字眼对我只是个职业的名称而已,记得我踏进工作岗位的第一天就曾经被老庭长深刻教导过:“干一行不一定爱一行,但干一行一定要干好一行。”这话是在流行“我是党的一块砖,党要哪搬就哪搬”的时代主旋律下说得,因而尤为可贵。对我来说,律师这个职业就是这样,干好是必须的应该的正常的,但还远没到热爱的程度,顶多也就是相看两不厌吧。所以让我踏踏实实地写完这个系列话题是不大现实的,索性就是想哪写哪,想写则写,不想写便罢,来它个长篇不连续连载也无所谓吧?

 

B.    谁是律师的上帝、什么是律师的天职

 

要知道对于律师来说,我向来是不讲高调的,我见过的律师无论名气,不论场合,几乎都爱说律师的天职就是谋求法律的公平与正义,哦,对了,有的还自吹自擂地加上效率,其实都是扯淡。这些话都是所谓具有中国特色的官话套话,因此实质也就必然是假话。因为说这种话的人是必须以法律为上帝的,法官的本质应该是这样的,检察官的天职似乎也应该是这样的,他们的天职就是要维护法律的尊严,因此必须尊法律为上帝。但律师的天职不是这样的,因为我清清楚楚地知道,律师的上帝不是法律,法律仅仅是律师的工具,并且律师的工具必将不仅仅只是法律。那么律师的上帝是谁呢?我说是客户,是客户的利益,我还很强调这个词,是利益,不是什么冠冕堂皇的所谓合法权益。因为客户的利益是否合法其本身应该是个不确定性的,只有通过你的努力才能最终验证其利用是否是合法的,最低限度的考察标准就是被法院认可的就是合法的权益,不被认可的或许就是不合法或者不被执法部门保护的利益,但这个利益也未必就是不合法,作为律师还有继续努力使其成为法律所保护的利益的工作空间。因此,作为律师,是无法在接受一项委托之前先来确定该委托是否合法进而是否应该作为律师去保护的。打着谋求当事人合法权益的旗号其实是对自己工作的自我美化和贴金,因此也就显得很离谱,你一个律师又不是具有排他管辖权的法院,他的权益再怎么合法也未必需要你来保护,说到底,不委托你一切都是空话,因此,律师的上帝只能是客户。甭管他的利益是不是合法,他委托你他就是你的上帝,你就要全心全意地维护他的利益;他不委托你而是他的对立面委托你,那么他的对立面就是你的上帝,你就要千方百计地维护他对立面的利益,而你在保护原告和保护被告的利益时所采用的工具都是相同的一部法律,法律只能成为你的工具。说到这你是否联想到一句俗话:“有奶便是娘”?我啥也没说哦~

这段谬论可以说是律师行业的本质特征之一。它戳穿了律师生存的上帝以及律师职业的天职所在这两个本质属性。如果非要把律师维护其客户的天职赋予些神圣色彩的话,那么可以修饰成这样的表述——律师是通过最大限度地维护当事人的权益来促使其获得的裁判结果去印证法律的公正性的。通俗地说就是律师通过千方百计地论证一个十恶不赦的杀人犯不该判死刑的理由,哪怕牵强附会地抓住一丝一毫的机会借口和理由去为其做辩护,最终还是被法庭一一驳倒,最终判了死刑,那么可以说这个死刑判决是最禁得起检验的最为公正公平的结果了。

 

C.律师=妓女的四级生存状态

 

说完律师的上帝和天职,让我想起我在两次律师年会上大放厥词对律师生存状态的概括。说成是大放厥词是因为我的那些概括的确挺让律师同行们觉得刺耳,甚至有愤青律师批判我是对律师角色的污蔑,是对律师神圣职业的亵渎,爱咋说咋说吧,我这人向来对言论是管生不管养的,我只管说出我的实际感受,见仁见智的活儿就交给仁者智者好啦,而作为仁者智者乃至愤青谁都无权要求我保持沉默。

 

第一次在公开场合大放厥词是在2000年中国律师年会上。那应该也是中国律师行业的第一次年会。大会发言的机会只给了少数几个有资格说那些振奋人心的话的人物,包括当时的ZZJ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当时的政法委书记罗干、当时的司法部长、当时的全国律协会长以及几位知名学者学术权威如厉以宁先生、江平先生、郑成思先生等,咱只有坐在台下打瞌睡的份儿,但在分组会上我是上台宣读论文的,印在纸上的论文似乎没什么值得一提的,引起关注和争议的应该是我的一段自由发挥。那段自嘲式的比喻把神圣的律师职业比做了性工作者——用当时比较难听的词叫“妓女”。转天这套嗑唠得居然被当时法制日报的子报中国律师时报编发成了短评发表在宣传大会召开的头版显著位置上,谬论遂广为传播。

我当时将律师的等级划分为四级,对了,律师从技术职称上就是分为四级的,而我这里所说的四级律师与评定的职称无关,倒是与、、、与婊子有关——

一等律师对应的性工作者叫名妓,象李师师之类,别说凡夫俗子,就算是达官贵人也未必有资格一亲芳泽,托门子走路子花银子,最多也就落个让进闺房一睹佳人玉容、品茗听曲也就到头了,小姐稍有不愠,你就得立马告辞走人。因为人家只钟情于皇上,这皇上的相好可不是谁都伺候的,水浒传里的燕青倒是有机会亲近,并且还是个不把皇帝放在眼里的造反派,可即便是他也只有规规矩矩喊姐姐的份儿。这个级别的律师在当今中国微乎其微于几近绝种,当年的史良可以算是一位,江青入狱后曾指名要史良做其辩护律师终未获准。现在的那些大腕律师没有一个可以与之比肩,充其量只能算是有名有钱的主儿,但象混到连皇上都敬重其江湖名望地位的可以说一个也没有了,备此一格只为尊重历史;

二等律师对应的性工作者叫二奶,顾名思义都是些被有权有势有钱的主儿给包了的专业人士。这种性工作者的最大职业特点是不用去外面接散客,不用为生计发愁,只需要伺候特定的嫖客即可衣食无忧。对于律师来说,现在所谓的大律师名律师高级律师基本就是靠这口饭过上滋润生活的。这种律师基本不用象新律师小律师那样到处跑客户跑案源跑关系,而需要把背后的大公司大企业大政府伺候好,一年一签合同一年一领支票就OK,送上门的案子要么不接不做,要么接了给弟兄们做。这个级别的律师构成了中国律师业最传奇最精彩最牛叉的一部分,所有律师业的所谓光环其实都是笼罩在这些律师头上的,假如把一等律师比做太阳,那么二等律师就是月亮,在根本没有太阳的时代里,月亮就是航行的灯塔。说律师行业百分之八十的财富集中在百分之二十的人手中,二奶们就是这百分之二十的构成分子。剩余掌握了百分之二十财富而付出了百分之八十劳动的那些律师只能是三等和四等律师了。

三等律师对应的性工作者叫小姐,属于大家都心知肚明从事坐台出台业务的那些最基层的性工作者。这个角色的职业特点是不挑食,来的客人无论是脑满肠肥也好,还是穷凶急恶也罢,只认钞票不认人,不管老主顾还是新客户,只要给钱跟谁都是干。这种律师其实是生存状态比较辛酸的,最辛苦最超负荷又最被剥削的一个群体,这个群体还以人数众多为特征,她们除了要满足温饱的生存需要外,更大的精神支撑其实是希望有朝一日晋升为二奶找个有钱人来包达到上岸的目的。好在这个时代只要肯卖力总还是有饭吃的,无论从事的什么行业。有深谙其道的聪明人就会千方百计利用一切可以成名的机会宣传炒作自己,哪怕先赔本赚吆喝也在所不惜。

四等律师对应的性工作者我只能称之为野鸡,也可以置换成窑姐、婊子之类最低等最不堪的一类的字眼。这个群体的从业人员,或者是因为年老色衰,或者是因为其貌不扬等等诸多原因,甚至沦落到连个坐台的资格都不配。维持生计的出路只能靠饥一顿饱一顿朝不保夕的打点野食度日。别说客人瞧不上,就连同样是天涯沦落人的二奶小姐们也嗤之以鼻,甚至觉得这个群体的存在就是在破坏行业规范,属于搅局的。生存状态可见一斑。这种级别的律师要么是虽有律师资格但其实根本不是做这行的虫子,要么就是压根就没有律师从业资格完全是靠“包打官司胡告状”来骗吃骗喝的“土司”。基本属于被淘汰被清理被整顿的对象,内外交困腹背受敌的日子的确是不好混的。

上述这番“大放厥词”其实是很准确很形象地道出了律师界的生存状态的,虽然这种形象与准确不够美化,但也反映出一个真理:压根就没必要把一个其实百分之八十的从业人员饭都吃不饱的行业仅仅因为另外百分之二十的人有酒喝而被虚伪夸大为所谓高薪阶层。还大言不惭地在两会上成为所谓新阶层而沾沾自喜。说实话,所谓高薪的二等律师真的未必就比一个真正的二奶更富有!当然谁要是拿出职业高尚这点来跟我辩论,我先认输,因为我无话可说。

 

D.三个称呼折射出的律师三种人

 

第二次高谈阔论似乎还不能算是大放厥词,倒是有点指点江山的架势。那是在给我所受聘任教的某大学法学院的讲坛上,一群学子们踌躇满志地准备学成之后投身律师这个赚钱的行当中,我告诉他们“出水才见两脚泥”!要想成为一名律师,不仅要看到律师光鲜的一面也要看到律师艰辛的一面,更要看清楚将来要做一名什么样的律师。我跟他们讲,你们喊我老师我很享受,有好为人师的满足感,而你们喊我律师我却并不觉得舒服,因为在我的词典里律师并没有任何光环而仅仅是一个职业的名称。并且律师这个名称是这种职业里最低级的称谓。同学们很是对我所说的律师这个职业的称谓还有级别感兴趣,愿闻其详,我也就索性高谈阔论了一番,简录于下——

我说第一级也就是最基层的律师可以称之为“律师”,这个群体的人数大约占到75%,他们所从事的主体业务一般都符合“四项基本原则”:客户基本上是最普通的诉讼当事人,并且基本都是自然人;案源基本都是送上门的散户散客;案件标的基本都比较小;案件基本都是最普通最基础的诉讼类案件。如此一来,这个群体的律师的生存稳定性就自然相比会比较低,竞争压力就比较大,辛苦程度就会比较高。而由于这个群体的人数太多,业务又相对低端,于是带来的副作用是社会上相当多数人至今依然认为律师就是打官司告状的,没有官司找律师干什么?因此,日常生活中就会时不时听到最好别有事到麻烦律师的地步,把律师完全等同于救火队员了,这就自然产生不希望有找律师的机会了,因为那就意味着自家失火闹灾了。

我把第二等级也就是中间等级的律师称呼为“顾问”。这个群体的人员构成比例大致占20%,当前多数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及业务核心一般属于此类,他们是事务所创收的主力。当然这个称呼的划分并不是很严格的,因为有些顾问也做诉讼业务,甚至还主要做那些诉讼业务量比较大的客户的顾问业务。但无论如何这个人群的主要业务是来自顾问单位的业务。这个级别的律师收入相对比较稳定,类似于前面所说的二奶,是靠主要赚取顾问单位的顾问费维持生活质量的。相对从服务对象分类,顾问主要服务于企业,尽管更多的时候是服务于企业里的合同部门、法律部门、贸易部门等等,越是相对于大型公司企业而言,这些顾问越是难以接触到公司真正的决策者,当然作为顾问,他只满足于待遇优厚即可,其他的并不期待很多。从主要业务上看,顾问主要是合同把关和应诉,甚至还要做大量的普法宣传性质的工作。

我把第三等级也就是最高端的律师叫做“智囊”。这个群体的构成应该说很少,大约只占5%,从服务对象上区别,与“律师”主要服务于散户、顾问主要服务于企业不同的是,智囊主要服务于企业家。智囊们甚至都不认识企业副总以下的成员,也并不乐从事为企业合同部门法律部门审查合同这类业务,甚至与“顾问”主要致力于为企业赚钱、省钱而言,智囊很可能更致力于为企业花钱、费钱……这其中的玄妙和区别只可意会不宜言传。但最为明显的区别是这个层次的律师收费最高效益最好。更主要的是这个层次的律师是真正体现律师价值的人群。律师们指望的是集腋成裘,顾问们希望的是多多益善,而智囊们则期待的是以一当十。同样是开店铺,律师开的是杂货铺,顾问开的大卖场,智囊开的是荣宝斋。假如有人做到基辛格这个级别的智囊,那可就真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够三年啊。律师更多地强调法律条款的精通,顾问更多地强调协调能力的精通,而智囊则更多地强调创意策划能力的天分。

 

(未完待续,不知何时续)

 

挺住在线原创2008年4月25日星期五0:55

  评论这张
 
阅读(457)| 评论(3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