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挺且博之——挺住就是胜利!

日子再好混也别混,生活再难过也得过——挺住!

 
 
 

日志

 
 

[挺住在线原创]科学家要格外讲良心!  

2009-05-18 14:18:14|  分类: 7、挺住原创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相信添加三聚氰胺这事儿是奶农们自己发明的吗?

你相信那批被判刑的三鹿高管就是令中国奶业全军覆没的罪魁祸首吗?

你相信针锋相对的两派科学家的结论都是发自良心而没有私心吗?

你相信全球科学家都令行禁止地停止了克隆人的试验吗?

你相信每年花样翻新骚扰人类世界的新病毒真的来自大自然吗?

谁爱信谁信,我不信!

                                                                                                     ——题记

 

 

 

 

[挺住时评]科学家要格外讲良心!

 

 

 

        过去有句老话,叫科学无国界,但科学家是有国界的,用来说科学家的爱国情怀。很久以来,胸中块垒堆积,今日不吐不快,先把这句话改改吧——“科学无良心,但科学家要有良心

        是什么缘由促使我想强调这个命题?

        是大量触目惊心的事实!

        还记得三鹿事件中那则流传很广的短信吧——《中国人在食品中完成了化学扫盲》:

       从大米里我们认识了石蜡
  从火腿里我们认识了敌敌畏
  从咸鸭蛋、辣椒酱里我们认识了苏丹红
  从火锅里我们认识了福尔马林
  从银耳、蜜枣里我们认识了硫磺
  从木耳中认识了硫酸铜
  今天奶粉又让大家知道了三聚氰胺……

[挺住图文原创]2008扑克史记 - 挺住 - 挺且博之

        这些东西都涉及一个词:非法添加!这些行为都涉及一个目的:非法牟利!于是所有的口诛笔伐都指向了那些唯利是图的黑心商人,于是,一拨又一拨的企业负责人被起诉被判刑,一起又一起的事件被平息被遗忘,然而我则一直心有不甘,试想在当今中国社会,田间地头种粮种菜的都是什么人?大量的壮劳力都离开土地涌向城市打工,留守的大多都是老幼妇孺,且不说他们有多高的化学知识,即便想想他们有多大的投毒胆量也可想而知,我一厢情愿地不承认这些行为来自他们的智慧原创,我坚决地不承认是普通的养殖户发明了给螃蟹喂避孕药可以增肥、是普通的家庭妇女发明了用洗衣粉蒸馒头可以增白、是普通的奶农发明了给奶牛喂三聚氰胺可以增稠……我不相信!我倒宁愿相信这些普通人恐怕连什么是三聚氰胺都不一定清楚更何况敢往饲料里非法添加呢?且不去论非法不非法的问题,先推理下添加什么、怎么添加、添加多少这些问题就不是那些奶牛之流可以胜任的了,即便让老幼妇孺们拿出神农尝百草的劲头来也该算是件了不起的科研项目吧?更何况还要把自己的心得体会透过地下管道推广到全国广大地区?我不相信这种能力源自普通农户!当田间地头的普通农户无法胜任这项重任的时候,那些以营利为天职的商人和企业家就可以胜任吗?我同样相信三鹿的老板也不胜任!即便不排除极个别的企业家和商人中有科研高手,但作为企业核心竞争力的保护者他也未必会去广泛推广他的科研攻关成果吧?怎么可能让几乎所有的竞争对手都掌握这些添加技术呢?当我们看到几乎全国的知名奶粉品牌都无一幸免地倒在三聚氰胺上之时,我们不能不有此质疑吧?如果排除了养奶牛的普通农户和做大做强厂家商家都不是始作俑者的话,难道真的像坊间段子所调侃的那样要去找草他妈算账吗?

        功绩到底该落在谁的头上呢?    

       挺住斗胆放言:恐与科技下乡难脱干系!

       科技下乡仅仅是项政策号召和行动,这项政策号召和行动无疑是积极的有益的,明眼人可鉴,我的推论不是要针对科技下乡本身,而是假借这个大家耳熟能详的名词去挖掘掩盖在伟大号召光环下的下乡科技大军中的那些败类!!!须知,任何一项伟大的号召背后都隐藏着趁机搭车谋私的机会主义者,而腐败是无孔不入的!看看最近各地出现的家电下乡吧,多好的一个愿望又快被搭车投机的假冒伪劣给毁了,当科学技术作为一种朴素的不具有良心属性的手段和工具被坏了良心的人加以利用而去实现非法目的的时候,危害后果是极端严重且毫无理性的!无可否认,在上述诸多的“非法添加”行为中都不能排除具有科技含量的专业科技人员的嫌疑!而我们的问责制中恰恰忽略对这些人的穷追猛打。

    于是,我想发明个新词,叫黑科学!专门用来指那些坏了良心、唯利是图、谋财害命、伤天害理、丧心病狂的科技成果。

       科技工作者经过代代相传、亲身实践、自我反思和直觉领悟,逐渐形成了一套合乎道德规范的、并非都成文的外在行为准则。这些准则在科学家的心理世界中的内化就是科学家的科学良心,即科学家内心对科学及其相关领域中各种涉及到价值和伦理问题的是非、善恶的正确信念,以及对自己应该承担的道德责任的意识、反省乃至自责。

对于科学家个体来说,科学良心会自觉或不自觉地规范他的一言一行;

对科学家整体而言,科学良心往往形成一种“集体无意识”,从而确保科学能够在正常的轨道上比较顺利地运行。

科学良心是科学家应有的道德品格,也是科学研究和科学进步的内在要素。

科学来不得半点虚假,但科学家却往往很容易弄虚作假!

科学是体现客观规律的,但科学家却有着千差万别的主观世界!

我们不光要认识到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还要认识到科学技术被敌人和坏人利用也是对生产力产生反作用力!反思一下三鹿事件吧,小小一勺三聚氰胺不是险些毁掉整个民族奶业吗?

或曰:三鹿事件好不容易平息了,挺住干吗又要来翻旧帐揭疮疤?

非也!我认为事件还远没有真正的平息,甚至还根本就没有挖掘到事件的根源。

当我们不再惊讶学者以科研为名搞创收,不再把学术造假当新闻;当我们已习惯于学术圈的自我吹捧风气,淡看为人师者忙于打理公司而不务教业的今天,当我们把“稳定、改革、发展”进化为“科学发展观”的今天,我认为实在是有必要大张旗鼓地提倡科学家的良知!

看看我们的电视直销吧,鼓吹戴个项圈就可以治百病的、歇斯底里减价推销金表金链的,又有哪个不在打着科技的旗号?

看看我们城市的牛皮癣吧,铺天盖地的假证哪个不借助科技手段才做成以假乱真的水平?

伪科学、反科学、黑科学大行其道难道不应该反思一下真科学的不作为吗?有良知有担当的科学家为什么会面对这些大行其道的伪科学、反科学、黑科学会集体失声呢?都说邪不压正,可为什么邪气都已经乱花渐欲迷人眼了,正气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呢?过去打鸡血是听信科学家的,喝海宝是听信科学家的,虽然盲从却还众口一词。而今天的现象却是,一帮科学家们刚刚告诉我们吃什么可以防癌,另外一帮科学家就告诉我们吃那东西根本不防癌,可这两帮科学家都是信誓旦旦,令人莫衷一是!基于科学的专业性和复杂性,芸芸众生无法直接理解和判断科学的信息,很多时候只能从科学的从事者和代言人———科学家的品质上判断科学。如果从事科学和学术的人的品质高尚、道德纯良,人们就会在对科学家人格信任的基础上信任他们作出的判断,信任由这个群体奉献的科学知识,从而最终信仰科学。反之,如果大众眼中的科学家惟利是图,勾心斗角,不务正业,常说假话,不讲良心,谁又会信任他们做的事和说的话呢?科学信仰也就成了一句空话。

或曰:对这些鼓噪干脆都一律不听不看不信不买,这种几近绝缘的方式总该不被忽悠了吧?总该不会受到伤害了吧?

也许这种绝缘保护法可以让我们暂时苟全性命于乱世,但依然无法对伤天害理的伪科学、黑科学造成的恶果拨乱反正!

私心、贪心或许是这些黑科学大行其道的原动力吧?如此说来,科学家要讲良心首先要反腐反贪了!假如一个官员的贪腐还可能仅仅烂掉局部地区的话,那么一旦科学染上贪腐就很可能烂掉整个地区、整个民族甚至人类!

这不是危言耸听!

尽人皆知,核武器的发明是人类科技的一大进步,但核武器的应用却是对人类的一大毁灭。尽管当今核国家一再致力于将核能力控制在核威慑上,但谁又敢担保按动核按钮的人不会丧心病狂呢?

尽人皆知,克隆术的发明是人类科技的一大进步,但克隆人的试验却是对人类伦理道德的一大挑战,尽管世界各国都严禁将克隆人的试验,但似乎一直无法遏制科学家对克隆人领域的探索欲望;

未经证实但信誓旦旦的一则消息说,512地震前,民间地震预报爱好者屡次上书国家地震局报警,甚至在屡次被压制的情况下直接上报到了国务院,但最终还是被正规专业权威的国家地震局否定了,数万万同胞的鲜血和生命成了国家地震局近期无大震论断的牺牲品!(参见《中国地球物理学会顾问陈一文再斥地震局说谎》,感兴趣的朋友可上网搜索此类文章,很多)

最近一则有关中国社会科学院内部专家对这所中国最高社会科学研究机构发布的楼市蓝皮书展开针锋相对论战的新闻铺天盖地,我们且不说这两派观点孰是孰非,但我们不能不提及良心二字!(参见《社科院内部人士自批楼市蓝皮书:分析预测都错》,感兴趣的朋友可上网搜索此类文章,很多)

[挺住在线原创]科学家要格外讲良心! - 挺住 - 挺且博之

 

最后,想跟朋友们晾晒一下本人很久以来一直心怀叵测的一个想法,当然我相信这样的想法或许一辈子得不到证实——在所谓“猪流感”刚刚发现的时候,我就顽固地认为这应该是黑科学的产物!反正在本人的密切接触者中我是始终这样认为的,后来据说澳大利亚的科学家也公开质疑流感病毒来自实验室。当然,“负责任的”卫生组织肯定要出来澄清和驳斥的,而我仍会一如既往地坚持这种观点,尽管我只能做到“大胆假设”却无法做到“小心求证”,但朴素的直觉本能告诉我,这个世界怎么可能如此循序渐进地、有秩序有节奏地每年产生一次新玩艺儿折腾我们呢?非典型性肺炎、人感染禽流感、口蹄疫、偶蹄疫、猪流感(甲型H1N1流感)……这些前所未闻的新病毒难道除了造成世界的恐慌之外,就没有受益者吗?假如我们胆敢往日军侵华战争中的细菌试验方向联想的话,那么,黑心科学家的真的可以说是丧心病狂吧?! 但愿这仅仅是我匪夷所思的假设!但愿这假设永远不会得到证实!

挺住在线原创于2009518

 

  评论这张
 
阅读(763)| 评论(7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