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挺且博之——挺住就是胜利!

日子再好混也别混,生活再难过也得过——挺住!

 
 
 

日志

 
 

[挺住原创]芳菲桃李自成蹊  

2009-08-16 05:47:33|  分类: 9、挺住赠好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芳菲桃李自成蹊

  (公告)博客散文集《如歌的行板》惠递友人 - 四月芳菲 - 四月芳菲的博客

 

大概是因为连续两月空凋不停、门窗紧闭的缘故,混迹家中的几只蚊子似乎自封成了宠物,繁衍生息屡禁不绝,浑身上下总是在不经意间被这些蚊子袭扰的伤痕累累,特别是这入秋之后,吸起血来更是你死我活——据说叮人的蚊子都是雌的,雌蚊子必须把卵产下,因为天气冷了蚊子便不能生存,而蚊子的卵必须有动物的血才能成熟,所以民间有秋蚊子死叮的说法——如果你眼前发现有只嗜血的秋蚊想必一定会除之而后快,但也有人不会,她会任由蚊子屡次从容地往返于键盘与手指之间翩然起舞,而她会把这看作是场令人陶醉的演出,她甚至会为蚊子的飞离怅然若失,于是妙笔生花出一篇博文寄情抒怀,这位对生活观察细致入微几近痴狂的女子在网易博客有个大名鼎鼎的名字——四月芳菲!

 

见识四月芳菲这名字还是在晚风博客上,先是读了晚风为其新书写的序言,很是纳闷何以昵称其为丫头,而不是时下流行的美女靓妹公主小资之类;继而又读了为这本大作置顶的广告,嗜书的我当即留言求购两册签名本,我的藏书几乎全部历久如新,但我生怕这第一本博友大作会因手不释卷而面目全非。芳菲很客气执意要送我,很快便收到书。端详封面上作者的玉照,使我更加质疑晚风的昵称:明明是位玉洁冰清的窈窕淑女,绝对应该列入正册的大金钗怎么就成了副册的丫头?展卷拜读不禁莞尔一笑,这晚风还真不愧是名博慧眼!“丫头”还真的传神之谓——这家伙太“淘气”了!反正比我淘百倍~读到她的种种淘气行径,脑海中竟不觉幻化出淘气包樱桃小丸子的形象,这甚至令我改变长期以来对美女的鉴赏观,女人到底是因为美丽而可爱,还是因为可爱而美丽?完美无缺的女人可爱吗?我努力寻找完美女人的代表,起初觉得应该是公主,因为大多数女孩子都希望成为遇到王子的公主。转念又觉得不对,民谚中皇帝女儿不愁嫁的说法其实隐含着公主并不完美,只是身份高贵罢了。PK掉公主之后,大抵可以承受完美女神化身的似乎只有观音菩萨了,可菩萨从来不能流俗于可爱之列的,那是用来顶礼膜拜的,追寻极品美女的念头想必是因为家中缺少供品的缘故吧。反倒是有点淘气的小丸子更实在更可爱,即便是《红楼梦》《西厢记》里的大小姐也全无丫头红娘们讨人喜欢。于是四丫头这称呼也顺理成章地被我拿来主义为其冠名了。

 

 樱桃小丸子四丫头大侠的淘气是从小到大一以贯之的——“月黑风高的夜晚,常常拿着手电筒,拉着小伙伴,搬个木梯,竖于檐下,悄悄地爬上去揭开白日里已探好底的灰雀儿窝,掀开瓦片,手电筒的光一晃,连大带小的灰雀儿全体就范,待次日母亲做早饭时放于禾草、柳条充塞的灶堂里,在升腾的火焰中,一股羽毛烧焦的气味直冲鼻翕,完全没有丝毫的怜惜,只耐心地数着时间,估摸着火候差不多了,便用木棒拔开炉堂里的柴,取出黑黢黢已面目全非的灰雀儿,和小伙伴们争抢着并不鲜美的野味,在母亲疑惑的目光中自得其乐……

 

 上房揭瓦的本领和见啥吃啥的食欲或许是樱桃小丸子四丫头大侠童年时光最美好的记忆,——“那时的我常常和小伙伴爬上榆树一边吃着甜甜的榆钱,一边比赛爬杆,杆是立在榆树枝间的,爬得最快的尽可盘坐在榆树的枝桠上俯瞰着下面伙伴们羡慕崇拜的眼神,比背上为人民服务的军用挎包还牛气,因为那是凭借自己的努力获得的荣誉。渐渐地长大了,渐渐地走远了,伙伴们早已各奔东西,我已如飘飞的榆钱扎根于现在这片土地,尽管仍有不甘、仍有期盼,却仍不得不在今日与榆钱的重逢中坦然的承认,鹏程万里的虚高远大终究抵不过四野可见的榆钱峥嵘踏实……

 

小贩叫卖发糕的声音由远至近,单车后座上洁净的玻璃箱内,一块块新出炉的淡黄色的发糕诱惑着主妇和孩童,恐其走远,也来不及换下丝质的睡衣,匆匆披上外套,抓了一把钢崩儿就跑下楼,卖发糕的男子刚刚送走一位食客,见我慌慌急急的奔来,边笑边说不用这么赶的……”

 

“想起小时候在自家的菜畦旁背书,常常被露珠和小虫儿吸引,玩耍到朝霞满天,母亲唤吃饭时才记得该背的书没有背成,什么规矩什么方圆的全拋在了脑后。

 

    自从刺猬进家门以来,我就一直想给它洗个澡,去去它身上的寄生虫和怪味,可是它浑身的刺儿篷篷着、防卫着,让我不知如何下手,失去了耐心后,我拿起了驱蚊用的喷雾剂,无论它怎样的蜷缩和躲避,都将它混身上下喷了个遍,然后关上了卫生间的门,安心地等第二天它的全新出场。半夜的时候,听到了卫生间的门发出不断地抓挠声,索性狠心不去理会,且让它受些苦,才能免去它身上寄生虫的对我的困扰。一夜睡得极不安稳,清晨来临时,赶忙打开卫生间,刺猬以极罕见的速度冲向我,凶狠地咬住了脚上的拖鞋,一阵撕扯中,拖鞋的前端被它咬碎--这是它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疯狂地对待它的主人。懊悔加上恐惧,几日后的农历十五,将其放归最初碰到它的野外,目送它在不断地回望中走远......

 

 每每读到如此的段落时,我总是忍俊不禁:这个淘气的丫头实在太可爱了,可爱的那么纯真自然原生态,丝毫没有一点矫揉造作的脂粉气。全无一般女人博客中常见的那种自怜自艾患得患失,更没有为赋新诗强说愁的那种顾盼流连搔首弄姿,这应该算其秉性本色吧,文如其人,她的文章也通透着这种清新、自然、淳朴、细腻和生动,这一切都清晰地表明她的笔触时刻记录着生活的点点滴滴,她的灵魂时刻思考着生活的是是非非!

 

 她是一位生活的忠实记录者。读芳菲的散文,我相信你一定会惊讶于她对生活的观察是那样的细致入微!平素诸多被我们熟视无睹的细节在她的笔下像穿上了水晶鞋的灰姑娘一般光彩夺目。而这种体察似乎已经融入其血液成为其一种本能,她会详细地刻画手指被纸划破口子渗出的鲜血,她会详细地描述把一个糠心萝卜做成蒜瓣吊兰的过程,她会详细地记录对一只候鸟的临终关怀,她会详细地阐述一碗鸡蛋面与考试成绩间的转换,她的文字里几乎容纳了她的眼睛所观察到的一切,我曾短信问她写作的习惯是先有命题后提笔还是先一挥而就再命题,她笑而未答,我猜想她应该是后者,因为前者是我的痼疾,没有主题似乎就无法命笔,而读芳菲的文字于我是完全可以忽略文章的标题的,就像在读《诗经》《论语》《老子》那些没有标题的经典一样,她就是在尽最大努力地记录她所观察到的一切,请容我进一步揣度她这样做是在为未来的某部大作积累素材吧?用包罗万象四个字来概括应该是恰如其分的。

 

她又是一位生活的深刻体验者。读芳菲的文字,令我不得不服气她笔下的很多生活我毫无经验,虽说不是天书也绝对属于启蒙,特别是那些我更愿意称之为小小说的文字里,她能够栩栩如生地刻画出一个个鲜活的形象——她会让你身临其境一样陪着驼背老太把豆子做成豆瓣酱,你甚至可以把这小说看成是说明文;她会领你走进信教老太的家里感受她虔诚地信仰;她会为你讲述一个破落的大车店改造成洗浴中心之后的兴衰悲欢;她会为你刻画一位邂逅的板寸头男人的行侠仗义;砖窖里中毒而死的农妇、盘火炕的把式、磨刀的老人、早逝的病儿、虫虫草草、鸡鸡狗狗……这一切流畅的笔触令你不得不承认她对乡土、对乡亲、对乡情的那份熟悉和眷顾,这些我原本以为只有赵树理孙犁才能胜任的题材在芳菲笔下轻松自如游刃有余,不得不对其刮目相看啊。

 

她更是一位生活的勤奋思考者。芳菲的粉丝遍网易,读芳菲的书,写芳菲的文,实在是摩肩接踵此起彼伏。我收到芳菲寄来的书是在去年十月,如今相隔已经整整十个月了,恰好一个胎儿的孕育周期,这期间我虽然客观理由甚多,但也着实几次要提笔的,可总是苦于为文的角度都被人写尽而无从命笔。记得曾为此请教过晚风,她建议我写写芳菲的参禅吧,她觉得我毕竟也是皈依之人应该会对禅释佛道有的可说。的确,芳菲的文字中屡屡涉及禅悟之笔,连她赠我的美文也是以探究佛法为主旨的,这表明她的确是很痴心于放下看破和自在之道的,但我似乎更愿意把这些感悟看作是她对对生活对社会对生命本身的思考和理解,因为这些感悟是那么地接近生活的本真,并无需借助那些高深飘渺的无边佛法来装点。禅悟往往是对一草一木的感知点化,芳菲正是随时思考随处感悟,大乘佛教曰人人皆佛,芳菲的思考何尝不算禅悟?芳菲恰是以她的勤奋不懈,印证了那个美妙的境界——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最后,请允许我用芳菲美妙的文笔作结——

夜色阑珊,任由键盘舞动起和谐的节奏,任由心海的涟漪慢慢扩散,惬意地放松了每根绷紧的神经,我已听到树木拔节的声响,我已嗅到桃李纷飞的芳香,我已看到生命中打开的另一扇门,我正微笑着向它走去……

 

挺住在线原创于2009年8月15日通宵

 

  (公告)博客散文集《如歌的行板》惠递友人 - 四月芳菲 - 四月芳菲的博客

 

    参见《一只秋蚊》;

    参见《恋上灰雀儿》;

    参见《自在榆钱得清欢》

    参见《播种春光》

    参见《早春快乐》

    参见《刺猬心》

    参见《感恩的夜行》

 

 

 

四月芳菲的博客地址在:http://zhitongdaohe12.blog.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5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