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挺且博之——挺住就是胜利!

日子再好混也别混,生活再难过也得过——挺住!

 
 
 

日志

 
 

[挺住时评]声援郭德纲  

2010-08-05 15:00:57|  分类: 7、挺住原创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话语权是个很可怕的东西,某种程度上,掌握着话语权的人可以比拟手握核按扭的人,也正因为如此,历史上才会遗留下一言兴邦和一言废邦的事例。也更因为如此,掌握着话语权的人才更需要谨言慎行。

       最近,媒体上沸沸扬扬地在炒作“郭德纲圈地”和“郭德纲弟子打人”事件。在这些炒作中,媒体无疑是传统的、天然的话语权的持有者,因此导致所谓主流媒体几乎一面倒地讨伐郭德纲,不幸的是,郭德纲也有自己的舞台,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郭德纲也同样是拥有着话语权的人,再加上博客这种自我言论的载体平台,原本话语权的弱势一方丝毫也不逊色。当争议双方均掌握了相当份额的话语权时,裹挟到其中的广大受众就有热闹看了,掌握着话语权的说客们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作为受众的看客就难免要各有所钟分站两队了,于是我们不难发现,媒体选用的看客观点充斥的是一水的怒斥郭德纲,而郭德纲的粉丝们无论再使劲刷屏也不可能登上媒体的版面,这样的局面下,一些貌似拥有“裁判话语权”职业色彩的言论就显得颇为重要了,善良的人们期待这样的人物尽可能说出公平公正的话语,以帮助广大看客明辩是非判断曲直,然而,结果很令人遗憾。

       因为围绕着事件中“违法圈地”和“施暴打人”的问题都涉及“违法”这样一个无法回避的因素,于是,对法律拥有话语权的律师粉墨登场了。媒体一方广泛引用的“律师说法”是一位自称“北京执业律师孔德峰律师”的博客文章,而郭德纲方面也有在德云社媒体说明会上律师说法的桥段。两相对照,令我忍不住一吐为快

     顺着新闻报道的指引,我很容易地进入孔德峰律师博客,http://blog.sina.com.cn/klvshi为其贡献了若干点击率,与事件有关的博文看到两篇,其一为《郭德纲的隐私权与媒体的监督权哪个更大?》另外一篇是《郭德纲要承担法律责任吗?》,说实话怎么读都有扑面而来的御用律师的味道,很难与客观公正划上等号。就拿媒体广泛引用的那段话来说吧——

      北京执业律师孔德峰就事件在博客中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指出“就李鹤彪(郭德纲徒弟)打人事件”,根据媒体披露的事实,以下事实是清楚的:

第一,被打记者被打前是到郭德纲别墅采访;第二,李鹤彪是郭德纲的徒弟;第三,李鹤彪是从郭德纲的家里出来,因为记者要采访郭德纲,而与记者发生争执。第四,李鹤彪殴打记者后,郭德纲不仅予以声援,还公开称自己的徒弟是“民族英雄”。

根据以上事实,我们是可以认定,郭德纲和李鹤彪之间存在一定的监督管理关系,李鹤彪打人也是为了郭德纲,郭德纲事后的表现,也证明打人至少是不违反其本人的意愿的。据此,笔者认为,李鹤彪打人行为,郭德纲对此不仅要承担道德责任,还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原创]为郭德纲说几句话 - 挺住 - 挺且博之——挺住就是胜利!

 

笔者作为天津的一个不务正业的律师,倒是想请教这位北京执业律师:“郭德纲和李鹤彪之间存在一定的监督管理关系”是什么意思?是在讲一个法律概念、法学术语吗?如果是,那么请问这个概念应用于民法?刑法?还是行政法?是在哪部法律中的哪条法规中规定的?另外那句“我们可以认定”又是什么意思?您凭借什么法律依据认定的?这里的“一定的监督管理关系”到底是什么关系?怎么就“李鹤彪的打人,郭德纲对此不仅要承担道德责任,还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呢?

本人不敢推断这位北京执业律师的为文初衷,但透过对这两篇文字可以判断出作为一个法律从业者,其言论的法律逻辑是混乱的,恐怕难免沦为业内笑柄。我说业内笑柄是很客气的了,更准确地说应该是被所有略有常识的人嗤笑。你作为一个法律人,说法析理应该严格围绕事实根据法规去行使你的话语权,诚然,“李鹤彪是郭德纲的徒弟”,我国民间自古也的确有“师徒如父子”的说法,但这些都不代表法律意义上的判断依据,法律上从来没有规定说师徒等于父子,何况退一万步,即便打人的不是李鹤彪而真的是郭德纲的儿子,那么要想让郭德纲承担民事责任也必须具备一个前提,打人时的打人者是未成年人或者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郭德纲则不得不承担监护人的责任。这位北京执业律师孔德峰先生显然是想用文中的“郭德纲和李鹤彪之间存在一定的监督管理关系”这句话来偷换“监护人”的概念,这种语焉不详的表述方式说轻点是混淆概念,说重了就涉嫌故意误导了。因为这样的低级常识作为一个首都北京的执业律师是不该混淆的,如果进一步质疑该文的话,似乎还可以设问“我们可以认定”是指谁?明明是一位律师的博客帖子,应该仅仅代表作者自己的个人观点,那么“我们”又要代表谁呢?是某个团体还是某个职业再或者某个阶层?莫非是作者本人与被打媒体一方的合称?同样的语焉不详。再说“认定”这样的词句按说不是律师阶层的习惯用语,那应该是判官的特权,作为一个律师你何来的认定权?这就等于你说了一通无论合法不合法的所谓道理之后就把事件的性质给认定了,也太妄自尊大了吧?作为普通读者,你尽管破“锅”烂人锤,你即便张嘴骂大街我也懒得计较,但你是作为一个律师,特别是一个到媒体上标榜着要“律师说法”的北京执业律师,分析事件要尽可能保持客观公正,别搀杂太多的主观臆断,那样丢的不是你个人的脸,是连整个北京律师界 的脸都受连累,因为没有几个人记得住你的名字,但都记得住有那么一个北京的执业律师在说理说法中毫不说法!甚至整个全国律师界都要被你连累,不是有很多粉丝在怒斥你的跟贴中都在省略地骂律师和记者吗?一条臭鱼弄的一锅腥,你这一句我们让包括笔者在内的律师从业者蒙羞!以后少整这事!

[原创]为郭德纲说几句话 - 挺住 - 挺且博之——挺住就是胜利!

 

既然要谈“律师说老郭”的事,那就无法回避事件本身。我不想充当有认定权的执业律师在此说理说法,我只想简要提示几个要点,看客们自行去判断是非即可——

其一:围绕郭德纲违法圈地事件的炒作有没有可以说清楚的权威部门权威渠道?应该有,无论房地产开发商、物业管理部门乃至房产管理部门都应该可以得到权威答复。放着这些权威部门不去采访调查弃简从繁要玩“非正常拍摄”,要去采访什么各抒己见的邻居之类,这种行为方式已经清楚地表明,媒体到底是要查明真相还是要把水搅浑,也正因为这种区别,《焦点访谈》和《面对面》的记者才从来没有被公众称之为“狗仔队”,人家可是正八经玩舆论监督的记者~

其二:无冕之王是公众对记者的尊称,享受这一尊称的记者却不可自以为老子真的可以占山为王妄自尊大,依照法律,无论你的动机多正确,你的行为程序也应该合法,别说你是媒体记者(不论是否有记者证)就算你是执法的警察,也必须履行法定程序。虽然说你的采访无禁区,但你仍需要尊重被访者的权利,即便是公众人物也同样拥有拒绝采访的权利,要知道沉默权是连犯罪嫌疑人都拥有的法定权利,何况即便公众人物都等于犯罪嫌疑人,你记者也没有同时就化身为执法的审讯者,接受不接受你采访是不管你有没有记者证和介绍信的权利,作为记者,特别是执行美其名曰监督职责的狗仔队员,你该在美化自己行为动机的时刻回忆一下戴安娜被狗仔记者追逐罹难的行为结果,说白了,记者只要新闻(准确的说是只要炒作),并不顾及对方的死活,作为记者理论上有对任何人的采访权,但你同时要牢记任何人也都有拒绝接受你采访的权利,当对方明确拒绝接受你采访的时候,你的强行采访就是对受访者的骚扰,而当你进去对方私宅强行录象采访的时候,你其实已经侵犯了对方的法定权利,李鹤彪的阻止采访的行为动机无论是出于维权还是出于泄愤,都是情由可原的,在强调公民权的国度里,对你开枪射击都属于正当防卫,即便我们国家也同样把这一权利上升到了宪法权利的层次,当然在我国法律对公民权保护尚未依法定程序有所进步之前,其行为还是应该承担自行维权的法律责任的,不过应该公平地指出:记者侵权行为在先,李鹤彪维权过当在后,双方半斤八两,没有谁对谁错。假如某一天我国公民权得到充分尊重了,那么李鹤彪或许就拥有了对私宅的侵略者往死里打的法定权利,当前法律环境下,记者挨打受伤可以去治疗,李鹤彪没准也可能精神受到刺激,互相承担民事责任即可,犯不着上纲上线折腾。

其三、BTV作为掌握着话语权的媒体,此刻的准确身份应该是当事人,而不该去借助话语权的便利充当判官。作为普法三十年的主流媒体,法律常识不可能水平真的低到这么无知的地步。没有必要纠缠你们的记者是不是真记者,是不是拿着介绍信,你该扪心自问的是有没有经过对方同意进行采访和进入民宅。避重就轻王顾左右而言他只能显示媒体的堕落和不厚道。不要因为郭德纲是个明星就可以随意侵犯他的私宅,你们强行闯入人民大会堂采访两会试试?哪怕是拿着你们的介绍信你也知道不能这么犯傻。你们安排狗仔队跟踪拍摄一下中南海车队看会不会挨揍?!说白了,你们也知道欺软怕硬,可偏偏老郭不是软柿子!尽管如此,其实你们是不怕挨打甚至是期望挨打的,这样你们就更有收视率了,不怕出事,就怕事小,一副市井小人的嘴脸。举例来说,明明是李鹤彪打人,偏偏非要说郭德纲徒弟打人,甚至连徒弟二字都省略,直呼郭德纲打人,还不是因为李鹤彪名气不够,郭德纲才值得炒作的原因,可炒着炒着就把自己炒糊了,急火攻心地开始嚷嚷起郭德纲必须道歉赔偿云云。哪儿的道理?即便是徒弟,李鹤彪也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自然人,法律上是没有郭德纲必须怎样怎样的义务的,否则的话,陈良宇犯法该谁出来道歉呢?

 总之,事有事在,该咋办就咋办,少忽悠芸芸看客,处心积虑挤兑对方的之前最好把屁股掉换个位置,设身处地想一想,你是对方该怎么想怎么说,我相信,假如郭德纲聘请孔德峰做私人律师,孔大状的说理说法十有八九要改变,有意思吗?

 2010年8月5日下午在线一挥

 

 附录:完整版事件录象,可见所谓记者的丑恶嘴脸,说白了纯属强词夺理拱火激化矛盾,最好再对照一下BTV发布的三分钟剪辑版更可见心虚之处,看录象中那周记者咄咄逼人的言辞再对照BTV发布的扶墙呕吐表演,太恶心了——

 

附录笔者一个回帖——

作为性情中人,笔者主动披挂上阵之举不足为奇的,正如你也直抒胸臆一样,其实,自从某篇日志被和谐后我真的是对“时评”了无兴致了,因此也很少再打理博客~~

回到正题说事儿,你所说的“打人就是不对”这话本身没有错,因为这已经是写进法律条文的共识,无须讨论。但是,就事论事地分析道理就并非直接对照条文那么简单了,法理是死的,是非是活的,如果说打人就是违法的话,那么是不是所有的“打人”都应该谴责甚至法办呢?我不认同!看待一件事要从不同的角度出发,但重心一定要摆正选准,有些事要重点看行为的动机,有些事要重点看行为的过程,有些事则要看行为的结果,并不是对所有行为的判断都只看重结果。这起事件从结果上看的话,打人当然不对,这没有什么争议,也正因为如此,北京市公安局才会依法对李鹤彪拘留罚款。我对这样的处理结果也完全不持反对意见!乃至今后可能还会有经济赔偿一说,我也不反对。这是前提!一个法律人的基本思维逻辑。因为他的行为结果是必然也应当产生这样的法律后果。但是但是,不反对处罚打人者并不表示我要谴责李鹤彪及郭德纲!因为我要结合动机和过程考量事件的整个组成部分,而不能仅仅看结果。我们知道即便法律健全到覆盖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我们的社会生活也不是完完全全对照法律条文运行的,尽管那是我们提倡的方式。比如说,我们的法律有反对家庭暴力的规定,但是几乎百分之百的家长都或多或少地对孩子行事过被自称为管教行为的家庭暴力行为,那么,该不该对所有的家长都依法制裁呢?毕竟不论孩子有多大的错误,打孩子总是不对的呀!这里就存在一个动机的问题和一个后果严重程度的问题,中国古代有棍棒底下出孝子的传统,所谓“不挨骂长不大”。家长打孩子多数是出于恨铁不成钢的动机,而李鹤彪打周记者则是出于“义愤”,具体义愤的缘由大家可以从视频中自己了解,这种义愤我觉得特适用一句俗话——“欠揍!”那个记者的行为其实是一直在挑事、在拱火、在唯恐天下不乱,乱了就有了他期待中的东西,很不厚道!有点不择手段的意思。包括挨打以后的表演,视频可以看清楚,所谓挨打不过是推推搡搡和比比划划,本身其实不至于造成什么严重后果,那记者在后来的表演不过是为了谋求对打人者的法律制裁而故意可以够上格的表演,争执中,他的嗓门一直比打人者还冲,完全是去激化矛盾促使争端升级的表现,但回去后就开始装恶心呕吐扶墙等等,似乎被打的已经气若游丝,呵呵,见这路小品太多了,不屑更不齿。我们都清楚,鉴定报告所称的轻微伤结论是个什么东西,无非是医学术语的贱卖而已,谁告诉我恶心眩晕怎么检验考察?还不是就听任“患者”口述?什么叫轻微伤?家长打孩子一嘴巴就基本等于轻微伤,假若是再早年间有家法那个时代的话,恐怕都可以够成轻伤,这两个都有轻有伤的名词在法律专业上就区别大了,构成轻微伤了,就可以按违法行为予以治安处罚,构成轻伤了,就可以按犯罪行为予以刑罚制裁!假如仅仅推搡几下什么伤都没有,那有人管教几句就不错了。因此,不怕事小的被打者自然就要往线儿上靠,鉴定机构其实不需要托人就可以满足“轻微伤”这么个微小到很难检验与推翻的愿望。可是,打人者就惨了,这么一来就够了处罚的基准点,于是公安局拘了,加之是不讨人喜欢的郭德纲的弟子,就狠狠地顶格拘,拘7天!于是周记者表示很解恨~~呵呵,假如不是跟郭德纲沾边,这种事要是拘7天,北京市看守所得把奥运村腾出来关押犯人!兴许还不够一成人住的~

拘就拘吧,罚就罚吧,赔就赔吧,这些都是预料中的后果,应该有承受的思想准备,但是,该拘该罚该赔都不表示那欠揍的记者不该打!这是两码事!揍他是为了帮助他,尽管我要付出代价!认了!!!这事结合一部广受欢迎的电视剧说就比较好理解了——《亮剑》!这戏里的李云龙受到了几乎全国人民的好评,因为他是条有血性的真汉子!他做的事很多都不符合纪律,也基本都受到纪律的处罚,但是该亮剑还是要亮剑!亮完剑回来受罚我认了,老百姓就喜欢这样的好汉!那无良记者其实就是个欠揍的家伙,与瘪三无异,区别只在于他是个扛摄像机的瘪三而已,谁又敢说扛摄像机的人堆里就没有瘪三呢?别看公安局看守所警察要把打人的李鹤彪关起来,你让瘪三朝这些警察脸上吐口吐沫或者像阿Q那样上去摸摸人家的赖利头,人家照样揍你!甭管穿没穿警服,照揍不误!要不你就试试。假如不揍你的话,一准会被局长训斥丢了警察队伍的脸!扒马褂也得揍!因为真的真的太欠揍了~~

得了,我不说啥了,总之一句话:打人是错误的,应该受到相应的处罚;欠揍是皮痒了,翻译成英文就是“该挨打!”

  评论这张
 
阅读(687)| 评论(7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