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挺且博之——挺住就是胜利!

日子再好混也别混,生活再难过也得过——挺住!

 
 
 

日志

 
 

敢问路在何方?——在《律师文摘》创刊十周年庆典上的致辞  

2012-02-20 00:20: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挺住按】这是原定在庆典大会上的致辞,但鉴于肩负天津文保团队的重托,要在这场中国法学界的空前盛会上呼吁对天津完整保留盛锡福大楼的支持,我自作主张临时放弃了宣读这份贺词,为表歉意,特将此文原封发布在此。

  

敢问路在何方?——在《律师文摘》创刊十周年庆典上的致辞 - 挺住 - 挺且博之——挺住就是胜利!

 天津学界律师界与会人员合影:刘利祥律师、奚咏梅老师、谭汝为教授、本人、廉力律师、陈力律师

敢问路在何方?——在《律师文摘》创刊十周年庆典上的致辞 - 挺住 - 挺且博之——挺住就是胜利!

天津队赠送礼品

敢问路在何方?——在《律师文摘》创刊十周年庆典上的致辞 - 挺住 - 挺且博之——挺住就是胜利!

与中国律师界的旗帜张思之(林彪江青案辩护小组组长)先生相谈甚欢

敢问路在何方?——在《律师文摘》创刊十周年庆典上的致辞 - 挺住 - 挺且博之——挺住就是胜利!

与庆典主持人、中国律界第一司仪、《民主与法制》杂志主编刘桂明先生合影

敢问路在何方?——在《律师文摘》创刊十周年庆典上的致辞 - 挺住 - 挺且博之——挺住就是胜利!

本人在做大会发言,呼吁大家声援天津保护盛锡福


敢问路在何方? 


  李有华(天津天一律师事务所主任) 

天津是国栋兄的故乡,我们一行六人从天津赶来,谭汝为教授委托我代表天津亲友团讲话。国栋兄主编的《律师文摘》十年刊庆,我们想送点有天津特色的贺礼,于是选了天津列入国家非遗项目的剪纸,本来想请这位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在作品上剪上几句贺辞的,词儿都想好了——“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想以此烘托点缀《律师文摘》创刊十年的喜庆,最终想想还是作罢,因为这诗句实在太霸气外露了,令人英雄气短,作为国栋兄、作为《律师文摘》、作为中国律师、作为中国法律、乃至作为中国社会,谁又能没有不平事呢?这世间又能有一柄什么样的利剑可以匡扶正义、尽斩不平?不是扫兴、不是悲观,在当今中国,磨成这样一把剑,还需假以时日。

说来惭愧,在此之前与国栋兄仅有一面之缘,玉圣兄上个月来天津,引见“这是大名鼎鼎的《律师文摘》主编孙国栋”时,令我颇多诧异,我脑海中的孙主编要么是像江平、张思之诸公那种律法名宿,要么是像刘桂明先生这种聪明绝顶的法刊名笔,不曾想竟是与我相去无几的同龄人,并且还是宁汉老乡。说实话,看着他那追赶和超越贺卫方老师的满头飞白,心情很不是滋味,这何尝不是他以及《律师文摘》乃至中国律师在一路坎坷中艰苦跋涉的写照呢?

与国栋兄虽然只见过一面,但读《律师文摘》却是整整十年了。十年前,天津的高级法院还在鞍山西道的旧址,那是我三十年前谋到第一份差事的地方,也是我婚后无房暂时栖身之所,更是我二十年前辞去公职从事律师后就至今再也没进去过的地方。说没进去过是狭义的,因为在它的门口有个法大书店,小门脸,是从高法的传达室划出来的一个单间儿,里面专门经营各种法律图书,在天津,也只有这么个区区十几平米的小门脸可以买到《律师文摘》,为了买到一期《律师文摘》往往要跑上好几次才能如愿。为了省点事,我跑过邮局想去订阅,人家说这不是邮发杂志不能订,是用书号出版的期刊;跟书店老板订也不行,说它连出版社也不稳定,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停刊不出的。后来就这么眼巴巴地盼,灰溜溜地转,一期一期地买,时而还有断档缺货,引以为憾。2005年我们律师所搬家,整柜整柜的法律条文、新法释义之类的大部头精装书都淘汰给了废品站,毕竟法律的新修和完善以及网络搜索对这些传统纸质图书的冲击还是巨大的,但是,相对那些大部头精装书要平实朴素很多的《律师文摘》却被大家珍藏着,尽管可能并不齐全。可见这份期刊在律师们心目中的份量。

《律师文摘》十年刊庆,国栋兄出题考问——“《律师文摘》路在何方?”这个问题可能是既可以大而化之又可以小而化之的严峻问题。

先从大的方面说吧,记得若干年前,曾有句著名的口号叫“政治家办报”,那大概是对所有媒体从业者都要有党性、所有媒体都办成党刊、使党的意志成为一切行为准则的一种号召。《律师文摘》作为一本民间刊物,我们没有必要去探究“党”这个字眼在祖国传统文化中的历史本意,尽管今天在座的有谭汝为教授这样的语言学家在场。我想说的是律师是法律共同体的有机构成,法律和政治都是上层建筑的有机构成,办好《律师文摘》还真的离不开政治家的眼光和胸怀,国栋兄的《律师文摘》在这方面显然是有追求的,也是有成效的,发了很多其他刊物很难发的稿子,作为读者是很过瘾的。但是作为国栋兄,似乎还远没到沾沾自喜的时候,毕竟前进的路还很长很远很坎坷。

我有一个个人观点私下经常嘀咕,今天第一次在这里求教方家,就是作为律师,作为法律人,作为依靠那些现行法条安身立命的人,我们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具体的律师实务中寻找最准确的法律条文去套用在具体的事件中,我们不可能跳出现行法律这个圈子去办案。但是,符合法条的案子就是铁案吗?就是正确的吗?在座的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我不想提及徇私枉法贪污腐败的事例,那些事还是归纪检监察部门去考虑吧,但是,社会上那么多的民众不满,特别是微博上那么多的激烈交锋,有很多就直接指向了所谓的合法裁判。这大概就是所谓“恶法”的缘故。我认为,作为整个法律共同体成员,包括立法、司法、行政等各方面的成员,面对恶法的存在或者横行应该有一种原罪感,比如我们是拆迁办的法律顾问,经常办理有关拆迁的行政诉讼,我们最大的能力也不过是审查程序是否合法而已,至于老百姓争议中的焦点在我们的律师实务中其实是盲点;再比如倍受关注的吴英案,如果不改变民间集资就是破坏国家金融秩序的犯罪行为这样的现行法律,作为律师面对死刑判决是无力回天的,因为我们不能指望执法者脱离现行法条而法外开恩。这就是我说的法律从业者的原罪感,我们对恶法的适用无能为力。但是我们还应当有使命感,那就是用我们的学养、用我们的实践、用我们的理想和勇气,去挑战恶法,让恶法暴光在阳光下,让所有人去识别什么样的法是恶法,从而促成用良法驱逐恶法。因此,我特别希望《律师文摘》在现有的“摘录”模式下,也在“引导”上多下点力量,如果我们的学者可以专门开设些“恶法评述学”之类的课程、如果我们的刊物上多开设一些对现行法律除弊兴利方面的专栏,或许会比我们口头上呼吁“普世价值”要来的实惠的多。

说完大的再说几句小的,大的问题或许是发展问题,小的问题就应该首先解决好生存问题,毕竟《律师文摘》这样筚路蓝缕的坚守是令人心酸的。来这里贺喜之前,我们这些人还在议论是不是只去贺喜,其他就别让国栋他们破费了,真的挺不容易。尽管这份艰辛也已经成为他们荣耀的写照。生存问题可能是所有人都要面对的大问题,在这里归入小的方面来说是因为只能提些小的建议,希望对国栋兄们有所助益。限于篇幅也不想絮叨太多,只提一点吧,那就是“加强互动”。京城有丰厚的学术资源,可以比做是庙堂之高,这是办刊最好的根基,但是发行同样是生存的硬道理,只有发行搞的好才能传播推的广,因此,走出去接地气深入江湖之远也是不二之选,能不能在选摘宏文的同时,也增强些互动,多搞些引导性的征文,多到外地去办些探讨会、巡回演讲之类的活动,把京城庙堂的资源与江湖地气的养分结合起来,共同推广《律师文摘》,这样既扩大律师文摘的影响,又培养自己的读者粉丝,同时也可以借鉴些京城办会的经验获得一些赢利,让这本深受读者喜爱的刊物不仅口碑好,而且腰包鼓,到那时,我们所有人再来国栋兄这里“腐败”一下,也就心安理得了。我们天津强烈期盼从天津开始试点推广,作为国栋兄的同行,作为他故乡的粉丝,我们将鼎力相助!

 

谢谢各位。                    

                                                                                                                   2012218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